• 你把我带回来, 就是为了杀了我?我是谁? 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是哪一天出生的,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又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现在仅仅能够知道的就是,我是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一个活着的女生。 这就足够了。每天我的生活都是机械的继续着。我在垃圾箱和人们吃剩下的餐桌上寻找着可以让我活下来的东西。他们很恶心,很脏,但总比我要干净。我有一头很长的头发,一直长到我的脚根,乱七八糟的揪在一起。身上的

  • 欢总管收受贿赂,被皇帝当场抓住。宋宜欢想:告诉他我是个女的,能否减刑? 欢总管收受贿赂,被皇帝当场抓住:银子不少啊,谁给的多?宋宜欢想:告诉他我是个女的,能否减刑?   宋宜欢端着托盘进来的时候,君凌正在批阅奏折,而等候的内阁大臣们,已跪了半个时辰。 她是掐着点来的。 “皇上,请用茶。”她尖着嗓子说话,寒冬腊月的天,大臣们身上的鸡皮疙瘩又多了几颗。 君凌闻言一顿,放下朱砂笔,端起茶盏,慢条斯理饮了

  • 很多家里死了人的都想村里能把尸体打捞上来,如果真是失踪的那些孩子,也好把孩子安葬黄土高原由于地质疏松、植被较少、气候干旱,再加上季风影响,当地降水多集中在夏季多是暴雨,大量泥沙被冲击,水土流失严重,于是造就了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的地貌。 我不是地理老师,今天也不是来给大家伙上课的。只是因为我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上个世纪的黄土高原上。 由于先天的地理地貌,导致很多黄土高原上的村庄吃水不方便,他们

  • 谁伤了你便要付出同等代价。远处,匆忙带人赶来支援的碎玉初宁眼见这一幕,确实踉跄了一下,喃喃道:“这是……啸月妖神的斩神玄刀!太子……云间!你还是云间吗?”声音不禁带上了一丝颤抖。云间回身,异变就这样展现在碎玉初宁眼中,“初宁,碎月城……如何了?”半妖血已融入将死之身,云间哑声道,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我来的时候陛下还在同那些人争斗,如今……如今怕是……”碎玉初宁不敢直视云间的双眸,结结巴巴道。云

  • 年,科技进步,梦境可引导,植物人有一定概率苏醒,他决定借此唤醒哥哥……每个人心里都有只小怪兽,呼噜呼噜地,在啃食着那些难以消化的、难以忘怀的情绪。    年 月 日。中国,北京,中国科学院。 随着科技的进步,研究已久的关于人脑为何产生梦境,以及产生梦境的机制这一问题终于取得了突破。卢森教授提出的假设及论证刊登在SCI上,激起了一波涟漪。 五年后,于此有关的研发产品初步上市。 再过两

  • 一个会传染的噩梦成为了全村人心里过不去的结,但是真相到底如何?我叫钟锐,经营着一家猎奇侦探所,专门处理一些常人无法理解匪夷所思的事。 近来店里没什么生意,我无聊的翻着以前的报纸喝着茶。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想起。 我打开门,站在眼前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有些拘谨的看着我。 “有什么事吗?” 这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种情况我司空见惯,他肯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我将他请进来,给他递

  • 我颓废地蹲在地上,颤抖着手掏出手机,给赵明打电话,响了好久,他才接起来。孩子在急诊室的时候,赵明失踪了! 小石头感冒发烧,外面瓢泼大雨,万不得已,我给上班的赵明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带儿子去医院。 赵明平时工作忙,我从来不敢打扰他工作,但孩子生病这事儿,耽误不得。 他急匆匆从公司赶回来,就开车带我们来了医院,我带着小石头先进了急诊室,他则找位置停车。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趁着停车的时间,他竟然再次消失

  • 或许是我做错了什么吧,但对错,谁又能分清呢?   我的父亲在我十一岁那一年出车祸去世了,靠着一些赔偿和母亲的一个人辛苦拉扯大,成长虽没有读多少书,摇摇晃晃也好歹算是长大了,十六岁的时候,办了个临时身份证,和搞装修多年的舅舅一起去了广东打工。 临走时母亲站在村口,正午的太阳很炎热,但我还是看见她日渐稀疏的头发下因皱眉而小范围地牵起的一块发亮的头皮。 比起心疼,我心里更是多是麻麻的。 我们住在一间水泥

  • 母亲潘青听了这句话,泣不成声,这一刻所有的委屈都化解了,所有的坚强都卸下了伪装。“张肖,出来吃饭了!” “妈,我不想吃了,你先吃吧” “我已经做好了,还是很希望你能出来吃饭的。” “谢谢妈,不过我现在真的不想吃” 尽管张肖已经提早跟母亲说了不吃饭,但是潘青还是习惯做孩子的饭。张肖无法说服母亲不做他的饭,但是他知道母亲变了,却说不出来哪儿变了。 以前张肖在母亲做好了饭,不吃饭是不可能的,母亲会软硬兼

  • 承和十三年顾府满门抄斩,承和十六年顾恩回到京城。  顾恩走出宫门已经是月上梢头的时候,她抬头看去白日里喧闹的街头早已空无一人。家家亮着灯,万家灯火通明,她看着眼睛有些发涩,从前她也是有家的,家里的幼弟小妹很是活泼。   只是承和十三年,顾家通敌叛国满门抄斩,仅留下她一人。 那天,她在外贪玩误了时辰迟迟不肯归家,等晚上偷摸溜进家门,满屋子的血气,爹爹娘亲,早晨还笑着说以后没人会娶她的小妹,还有刚刚会

  • 她本是局外人,但在看清一切的时候已经身陷囹圄被深渊禁锢同化。 有人可以保护你了,既然如此,我便离开。 ——白子   距离上次赵小丽死后,所有的猜测都指向白姿,但是没有确切证据,正处于被观察期间的白姿又实在安分。 张知远也一直给她说好话,警局那边才堪堪放松了些。 白姿也不知道车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昌南路,而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睡觉。 她吸吸鼻子,进厨房做些小菜吃。 苏执已经拆了石膏,现在还不能用劲,白姿

  • 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篇小说,你可以当它是科幻类,也可以当成灵异类。  他们说我是一个植物人,可是我不确定我算不算是植物人,就是那个一周查一次房的赵大夫说我是植物人。 植物人应该没有思想,赵大夫每次对实习医生侃侃而谈的时候都是这样说的:「大脑皮层功能受到严重损害,受害者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但皮质下中枢可维持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这就是植物人。」 然后这些年轻人便装作受教的样子开始研究

  • “学了八年医又怎么样?我老婆得了癌症,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清晨,一个拾荒的老人在路边的垃圾桶里翻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引起了老人的注意。老人打开一看,是一包肉,切的很整齐,红黄相间,看着像是猪肉,还挺新鲜。 谁会把整包的猪肉丢在垃圾桶?带着一丝疑惑,老人把这包肉带回了家,打算仔细清洗一番给孙子包饺子吃。 老人将袋子打开,把肉倒进不锈钢脸盆里,打开水龙头仔细翻洗着肉片。 肉片堆里夹

  • 我准备今天让那个男人永远都待在我身边,用电话主动联系了他。前言:成为魔鬼之前,我也曾一度渴望自己是天使… 今天我又和男朋友吵架了,这是我和他在外打拼第三个年头。 最近一年总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吵架,但这次已经踩到我底线了。他一回家我就对他破口大骂,明明在外面有人却不敢在我面前承认。 他却说我不可理喻,随后他便出去了。吵架后都没有回来,我身心俱疲。也不想去找他,觉得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想着想着。

  • 叶明书颇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真是没见识。姑娘家的闺房,怎么会没有镜子?”  听说李家千金得了失心疯。 哪个李家?不就是城中首屈一指的大户李员外家嘛。他膝下无儿,老来得了个闺女,如珠如宝一般的养大了,谁知出了这档子事,不晓得是不是做了什么孽哦。 怎么个疯法?前阵子李员外突然说要招个上门女婿,这城里城外但凡是个男的,甭管成没成亲,无论是老是少,都想去试一试。连城东头的赵麻子,孙子都能打酱油了,还硬要

 68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