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开始琢磨为什么一个高冷大哥会评论一个喜剧博主,这值得深思……   夏莞尔接到男生的电话时,她正在刷牙。 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她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旋即歌声响起,她惊呆了。 不管嘴里的泡沫,举着手机冲出去对着全寝室说:“姐妹们,我……我出息了,我男神给我打电话了,我的天,难道我的这颗火炼的真心被发现了?!”夏莞尔一时没控制住竟然哭了出来。 大家都以为孩子又神经了,没人理她,电话那头的歌声也被这

  • 下班时,我特意路过老人呆过的地方。路上如平日一样熙熙攘攘,但老人不见了。\n从家里到单位,我多半是骑自行车去的。每天路过新城的时候,总要下来推车走一段长长的上坡路。而这段路的附近建有城里最繁华的商业区。路旁摆摊设点,吆喝叫卖的颇多,虽说是坡路,生意很红火。 在这里,我常常看见一位戴着旧布帽的老人,黎黑的脸上总是灰蒙蒙的,而且有几块疤痕。说是老农么,可骨子里透出一种让你肃然起敬的贵气;说是商人么,又

  • 江北看着她的背影,好像这几年,他一直在看她的背影。  林絮单膝跪在地上,身上的盔甲满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她连夜从战场上赶回来,但是坐在上位的人似乎并不打算说话。 下面站着的大臣低着头,摸不准陛下的沉默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将军大胜归来,陛下也不说赏,就让将军这样跪着。 “陛下,林将军此行大败敌军,实是我朝之幸啊。”杜侍郎先打破了沉默。 江北没抬眼,放在腿上的手指虚点着。 沉默。 林絮跪得腿麻,江北不吭声

  • 我们无法沟通,她最后净身出户,我们离婚了,她搬到她父母留下的旧房里。刚打开电视,拿出一包花生米,把酒倒上,坐在沙发上准备自斟自饮,手机响了。 一看是前妻的电话,虽然把她的名字早都删了,可她的手机号码老是无法从心上删掉。 我有点奇怪,她打电话找我干啥。也许是无聊吧,也许是好长时间没有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了,还有点想她,我犹豫了一下后接通了电话。 前妻说,“你有事儿吗”。 我停顿了一下说,“有点事,你有事

  • 她规矩合上笔记本,在播的郑多燕减肥操戛然而止,仿佛知道她要去街道谋生。  小渔镇的雨开始暴躁,窗台的花遇到水会变得透明,姑姑摆弄着花花绿绿的指甲问周好,那么漂亮的陶瓷罐,为什么拿来装空气一样的绿植,暴殄天物。 就像我自己啊,人海里的小透明,相貌平平,性格执拗,从不招人待见,周好心想,所以妈妈才会不要我了吧。 再一抬眼,太阳不按常理出牌放了晴。她规矩合上笔记本,在播的郑多燕减肥操戛然而止,仿佛知道她

  • 不是,她怎么可以得胃癌呢?她要是死了,以后谁资助我上学啊?

  • 武皇想不到,她最宠爱的内舍人竟和她最倚重的左金吾卫大将军暗通款曲,珠胎已结。

  • 有时候会自我怀疑,为什么就我活的这么不痛快,总是忘不掉以前的事情。

  • 北京就在天上哩,阿嬷们说,只有去了外面的世界,找到通天的路,你才能找到北京。

  • 传闻,地狱中有一间铺子,唯有生前执念至深的人,才能看到那扇半掩的门。

  • 昨天姑姑发到群里两段视频,是她拍的我爸妈在中华路逛街。

  • 不知道是终结还是重生,只是我的一些想法和感受。

  • 陈丽只觉得在做梦,当初为娶她以死相逼的丈夫,现在就算死也要跟她离婚。

  • 她手里的花,就是索命的刀,你要是接了,就代表你愿意做她的替身。

  • 立春适合遇见,春末适合告别,其实不是的。只是你和她适合遇见,和我就该告别。

 22178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