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这方圆万里的人陪葬!”轿中下来一位人影,黑雾缠绕在人影身上,看不清男女。漆黑的夜,乌云密布,找不到一丝亮点,阴凉的风,刮在身上,仿佛要把人切碎了一样。 “轰隆隆!!!” 一道巨大无比的闪电,划破整个天空,貌似要把天一分为二。 荒野地界,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一位身穿中山装的老者,抬头看向天空,“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啊!”老者伸手掐指算了一会说道。 “天降异象,不是大机遇,就是大灾难啊。”老者顺

  • 笔仙这种怨灵是要请的,换句话说,他不会主动找上你,而是你主动把他招惹来……诡说:当校霸遭遇笔仙 今天想给大家讲的故事发生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学校名字就不提了,那时候我在初二( )班,故事里的主人公在隔壁 班。  班有个学校里公认的恶霸,绰号“陶胖子”,这小子那时候身高就有一米七左右,一身横肉,力气贼大,学校里不少同学都挨过他的打。陶胖子还有个哥哥是混社会的,其实就是二流子,他父母早就离了婚,他们一直

  • 时光飞逝,亦白身旁的伴侣换了一个又一个,每晚拥抱的人再也不是黎梨。岁月在无声中飞快流逝 停留的苍白画面 猝不及防的伤感离别 散场了吧,没有声音,连梦里都是让人窒息的心疼。那张脸浮现在眼前,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他还是微微低着头,干净的笑容,时而温柔的对黎梨诉说些什么。 这已经是第三天梦到那个男人了,黎梨揉着散乱的头发,闭上眼睛沉思。思绪来的太猛烈,她拿起床边桌子上的烟点了起来,烟雾缭绕,安静中充斥着一

  • “你要我嫁给你,可以。但是从此以后,我都不要见到你。”   花农打扮的男人低声说了一句“组织对于你一直以来的帮助很感谢”后,把一篮花苗连同暗中递来的一张纸条一起带走了,消失在十一女校旁的柳青巷的尽头。 孟君璨舒了一口气,转身欲走。 “少爷,以后还要做这种危险的事吗?”管家孟离皱着眉头,打开车门。 “父亲还在前线呢,那岂不是更危险?”言罢,孟君璨脚踏上车,却又收了回来。 孟离顺着孟君璨的眼神望去。

  • 一个细小灰尘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了它的生活……它大概是傻有傻福,在老爷子一次老眼昏花的情况下留下来它,老爷子一向是尽职尽责的。 其实老爷子是个留守老人,儿孙选择常年忽略,于是学校再三考虑下决定破格录用他来打扫教室、或者楼道的卫生。 但这次他失误了,只因为他昨晚与时隔多年不见的老友相聚,忍不住小酌了几杯,加上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前,却仍强撑着身子骨来做打扫卫生的火计。 然后也是在这一天,往日不知

  • 他是林夕的夏天,也永远在她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林夕还记得她第一次登台唱歌的场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因为她在台上唱歌时完全变了一个人,整个人都像一个发光体,还是多面的。林夕看着下面的观众,手紧紧握着,眼角却只关注着一个地方,那半个板子后面露出的那个白色的衬衣,是她喜欢的人,喜欢了很久,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的人。 她唱完了歌,从台下下来,那个人逆着光朝她走过来,干净的衬衣黑裤,手上拿着话

  • 一个痴情的女人,一个前世的恋人,到底能牵扯出怎样的爱恨情仇?最近林呓常常做噩梦,这使她苦不堪言。她渐渐变得害怕黑夜,因为黑夜的到来就意味着休息和噩梦,她只好在每晚睡前开个小夜灯,这样心里多少会安静些。 林呓也曾试过一些偏方,可偏方没什么效果。从此以后,林呓再也不相信这些了。 “做噩梦就做噩梦吧,区区噩梦而已,打不倒我的。”她这么安慰着自己,可她却愈发接近崩溃了。 做噩梦会使她早晨起来以后很害怕,接

  • 日子久了,分不清谁是谁,南郊多得是孤魂野鬼。   清初,天下虽已初定,然江山尚未稳固,时有造反者,总想趁机起乱。 有个山东人,叫于七的,拉了支队伍,便妄想当王称帝,队伍里面栖霞、莱阳两县人士居多。 只是没称得自己几斤几两,没多久就被官府镇压。 一时间,演武场上血流成河;乱葬岗里白骨累累。 好一番人间惨象! 有好心的,不忍见死了的那些人曝尸荒野,不得安生,便买了木料,装了棺材,葬到南郊。 日子久了,

  • 老大王鼐已成婚,读书明理,低调谦和,为一方名士,广结良友。~ ~ 王家有兄弟俩,老大叫王鼐(nai),老二叫王鼎。 老大王鼐已成婚,读书明理,低调谦和,为一方名士,广结良友。 老二王鼎其人,身材高大且孔武有力,性格直爽胸怀坦荡,平生啥都不怕,能动手解决的问题从来不废话,人送外号王大胆。 游历途中,广结好友,同行互相照应还增添很多乐趣。 王大胆这一次玩到了镇江地界,二人租住了逆旅阁,这地方临江又能看

  • 他记挂了她三百多年。可如今却是说,“从今以后,我不能再护着你了……”夜深,风静。 孤灯,独影。 无渊看着眼前这间矮小破旧的小茅屋,眼神渐渐柔软。就像那年冬日树林里的脚印,那么的轻柔,却也是那么的菱角分明…… 那间小屋子里住着一个人,那间小屋子里放着他全部的心神…… 可惜,他所做的一切都如这地上的白雪,耀眼万分却黯然惨白。 “进来吧,我知道你在外面……” 有声音传来,幽然婉转,就像白日里从窝里出来透

  • 孙子又说:“小姐姐不见了诶!她说什么帮她什么城东四百五十里路。”记得小时候村东头有个叫老李头的,儿子意外出车祸,媳妇改嫁。从那时起,便和唯一一个只有五岁多的孙子相依为命。 老李头为人正直,善良从不与人发生不愉快,他呀!是这个村唯一一个大学生,所以当地的村民也很敬重他。孙子比较顽皮,因此老李头也是“头疼不已”啊! 有天老李头正准备出门买东西时看见孙子在看动画片,老李头慈祥的看着孙子笑了笑,和蔼的说道

  • 呵!没想到我随便带回来的半张冥币,也能这么有意思。  每个大大小小的城市,都会有不同的便利店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便利店的存在,大多是方便附近的居民,而有的时候,也不仅仅只是方便人。 我叫安生,是一名大学生。我的第一份兼职就是在一家 小时便利店里,是我的一个同学介绍的,只不过位置比较偏,工资待遇还是不错的。 因为我白天有课,所以我大多数都是上夜班。 对于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来说,上夜班不算什么,

  • 她咯咯地笑,听周均打趣道:“哎哟,你这个女孩儿吔,以后要是没有我可怎么办啊。”外面太吵了,闹得她头疼。 她坐在镜子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这是她最喜欢的裙子,华丽又无暇,最纯粹的白色。 当初穿着这件裙子从试衣间出来时,她看见了自己未婚夫眼中的惊艳,女为悦己者容,那就是最高的赞美了。 想到当时的场景,她的脸上便止不住笑意。但这笑意并未维持太久,就被房间外的哭闹声打断了。 加入哭闹的人似乎越来越多,阵容

  • 看着又一群奔来的官兵,南宫舞再也忍不住了,早把女德修雅之色抛之脑后,大开杀戒。  “卖包子喽,卖包子喽。”一小贩招呼着生意吆喝着。盛京脚下是络绎不绝的人流,各种商铺小贩在这里招揽着自家生意,有卖玉镯翡翠的,有卖丝绸衣裳的,有卖点心茶水的,各色各样,各种招揽声连连不断。 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而这还在天子脚下,老百姓的热情更是高涨,没准还能招待皇子皇孙等皇室子弟,那出手可不是一般的阔绰,够普通百姓家

  • 很多人开始琢磨为什么一个高冷大哥会评论一个喜剧博主,这值得深思……   夏莞尔接到男生的电话时,她正在刷牙。 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她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旋即歌声响起,她惊呆了。 不管嘴里的泡沫,举着手机冲出去对着全寝室说:“姐妹们,我……我出息了,我男神给我打电话了,我的天,难道我的这颗火炼的真心被发现了?!”夏莞尔一时没控制住竟然哭了出来。 大家都以为孩子又神经了,没人理她,电话那头的歌声也被这

 2219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