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向峰离婚已经三年,易知现在可以牵着她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她旁边。  “姐,看你发的招聘信息,我能去应聘吗?”朋友圈发出去半小时,向峰的消息过来了。 易晓把翘在桌上的二郎腿收回来,低下头认真编辑信息:“好。”又加一句:“你什么时候过来?”想了想,把后一句删除,改成:“我后天在,下午来面试吧。” “姐,你怎么想起开健身房来了?”向峰坐在易晓对面,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 易晓心砰砰狂跳,说出的话却淡淡

  • 看了很多传奇故事,心中感叹自己的平淡生活,我一个走遍中国多个城市的保安经历。看了很多传奇故事,心中感叹自己的平淡生活,我一个走遍中国多个城市的保安经历。 从我的各个年龄段讲一讲我这么多年的经历。 岁那年,我初中毕业,在私家武校学习了半年武艺。 说是武校,其实是我的师父王新四从少林寺武校回来后,在家里招收学徒,带着这些有着武侠梦想的人强身健体。 我们都住在师父家里面,一条大通铺铺上凉席睡了我们十六

  • “以后,关于李亦琛的传闻只有一个。他是许念的人。”艳鬼   我是一只艳鬼。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快要成为鬼的人。 我让她杀了她最爱的人。 你说,她会不会照做。   许念站在原地观察这间别墅。 李亦琛家在南区最南的城郊一带,葱茏茂密的树木花草怀抱出一块占地不小的院落,三层别墅,露天泳池。 一眼望过去除了在风中偶尔摇曳的树木阴影,灯光稀疏,月色洒在游泳池水面上,泛起波光粼粼。与先前尘嚣的世界完全不同的

  • 两人举起啤酒罐,环住对方的胳膊,以交杯的姿势,柔情蜜意地说:“敬我的王子来了!” “啊啊啊不吃不吃,大陈做饭太难吃啦!”小小在饭桌前抱怨道,闭紧肉嘟嘟的嘴巴,躲着递过去的勺子。 “啊啊啊好痛好痛,大陈好粗鲁!”小小在镜子前苦丧着脸,看着自己头上扎得歪歪扭扭的小辫子,瞪着身后的人。 “啊啊啊太笨了太笨了,大陈的脑子真不灵光!”终于,小小在本来就要完美竣工却功亏一篑的积木大楼前哭了出来。 大陈彻底慌了

  • 跟李岚一说周勤同意离婚后,李岚直接就奔他来了,这两厢一对比,孰轻孰重,高下立分!   李岚在接到夏玉峰的电话后,立马打电话给父母报备一下,说春节需要加班,不能回家过年了。然后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直奔武汉,因为夏玉峰说周勤同意离婚了。不出意外的话,年前就可以恢复自由身。 夏玉峰给李岚在武汉租了一套单身公寓,精装修,拎包入住。又简单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两个人盼望已久的幸福日子就拉开帷幕了。夏玉峰搂着李岚

  • 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感天动地的爱情,却忘了一份汤圆再怎么珍贵,终究只是一份汤圆。

  • 婚变后,这场婚姻中的那个无辜却无能为力的孩子,该怎样长大?

  • 高中不许早恋,但我写份情书不过分吧?毕竟他是那个掉进粪坑我也愿意做人工呼吸的人。

  • 那年初夏,蝉鸣阵阵,清风掠过裙摆的衣角,浸透着心底的夏天韵律,恰带丝丝凉意。

  • “你说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对我起了色心。”","styleType":0}],"articleDetail":{"tagList":["言情","近现代","HE","暖萌","青春校园","暗恋","干下这份高甜安利"],"subjects":null,"autho

  • 永远有干净的心

  • 生死里的亲情,亲情里的爱恨,愿你周身安好,我自晴朗。

  • 他今日在城墙上弹起了不知名的曲,在这苍凉的月色更显悲寂。

  • 不是所有的暗恋都有结果,如果有,那一定是缘分让一个人愿意等待,一个人愿意回头。

  • 果然只要活得够久,总能等到圆满。","styleType":0},{"articleId":9554528,"userId":4116839,"categoryId":25,"title":"最后的春光","nickname":"丁怀瑾","attaches":[{"x":0,"y&quo

 782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