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第一次见如此清新脱俗的抚贫!夜。 寒夜。 霜寒露重。 月光下强劲的长风裹挟着满地的黄叶打着旋儿飘向远方。 富家子弟江昱流走在一条漆黑幽深的无人小巷中,心里燃烧着火焰一般的愤怒。 “该死的小毛贼,小爷要把你千刀万剐!”昱流握紧了拳头,天真地脑补着大仇得报的画面。 昱流口中的小毛贼是个高明的扒手。 这扒手只是借着黄昏的夕阳在茫茫人海扫了一眼,就锁定了其中最富裕的昱流。 紧接着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扒手

  • 红得发紫的林小姐,在水里一点点融化,一点点失去生机,慢慢变成一具不能动的血尸。刑警队接到报案,在南城的一家美容店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一名女性。 赶到的刑警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具诡异的现场,封闭的室内还留存着浓厚的烧焦味和没有消散干净的灰烟。 而死者蜷缩在地上的积水中,遍体通红像是烧熟的小龙虾,隐隐还能看到躯体上浮肿的小颗粒,屋顶的烟雾警报器还在“哔哔”不停,防火喷雾已经停止运作,只有一点水残余不断嘀

  • 棠黎英雄救美,只为求得林以清以身相许。  大一第二学期即将结束,羽毛球社在综合楼举行换届选举。 作为羽毛球社的一员,棠黎躲在宿舍叹气,喝啤酒,嗑瓜子。 不参加竞选意味着退出羽毛球社,意味再也无法接近林以清。 “林以清,劳资再也不要喜欢你了。拜拜,下一个更乖。”棠黎小脸通红,拿起啤酒,对着月亮大喊。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棠黎红着脸接起。 “小黎子,竞选名单上没有人竞选后勤部负责人,你赶紧来捡漏。”现任

  • 物理穿越爱情剧。  回忆青春的酒喝起来总是很容易令人迷醉,大概人们都想借着酒意再寻回当年那份叫做青春的记忆,在臆想中弥补往日的某些遗憾。 酒过三巡,一群奔三的老男孩闹闹嚷嚷地离开了烧烤摊。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小吃街两边垃圾堆的臭气好像是得到了充分的发酵。闻着这阵腥臭混合的气味我再也憋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东西,哇地一声就蹲在一棵树下吐了起来。 “唉,陈墨,你是不是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放屁,我可

  • D市法学院出现了一起凶杀案,一位刑侦学的女教授被人残忍杀害。还是会忽然想起他来,像是老朋友一样也会落泪,但是却早已忘记了落泪的原因。 ——题记   虽然已是夏日,但是D市大学的街道依旧呈现出一派凄凉。 图书馆一楼的钟表时针突然从十一指向了十二,新的一天诞生了。 透过窗户还依稀可以看到浓浓的夜色,夜晚的月光总是如此迷人,半梦半醒之中,世间万物都是朦胧且美好的。 正值大学时光的孩子们都怀揣着一颗永不言

  • 陆学伟拥着怀里的袁清依,在她的耳畔低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周一早晨 袁清依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认真工作,她的位子在办公室的角落,又是背对着门口。 所以,她边咬着笔,边看资料,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慢慢向她走来。 陆学伟望着袁清依的背影,抑制住狂跳的心脏,慢慢的,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 “袁清依?” 袁清依正在认真的看资料,被这突然的一声喊,吓得一惊,嘴里含着的笔也掉在了地上。 她慌忙俯身去

  • 孩子得疼但不能惯,这是夏晴自己摸索的教育经验。夏晴和老公在外打工多年,把两个孩子都留给婆婆看。可是今年大儿子马上初中了,婆婆也老了,夏晴和老公商量回老家照顾孩子和老人。 一开始夏晴是温柔的母亲,儿子懂事女儿乖巧,可是时间一长所有的缺点都暴露了。 夏晴因为孩子这样那样的不好习惯变得脾气暴躁,儿子越来越叛逆,女儿也不听话。有一天晚上,婆婆出去跳广场,把空间留给夏晴母子仨培养感情,儿子李阳和女儿李昕抢电

  • 一个粗俗的陈词滥调的爱情故事,没什么奇幻的,有些苦涩的故事  今天我也和他分手了,具体是第几次我已经忘了,情绪渐渐开始变得不再清楚,只留下零星的几句话翻着陈词滥调。 我说,分手吧。 他说,那我挽留你,可不可以不走。 我说,我对不起你,我得走。 然后,此处应该有一个街角,我们向两个方向去。 但是我没有,他请我吃了泡芙,我把里面的奶油全部舔掉了,然后留下了半个奶酥皮,递还给他,“再见。”我说。 他接了

  • 随着步伐越走越快,我的心跳愈发不受控制,额间的冷汗忽然不受控制冒了出来。 拖着疲惫的身子,我慢慢悠悠在回家必经的小道上,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 “唉!我真是天生熬夜加班的命!”我自言自语,边走边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家里离公司很近很近,今晚下班虽晚,却约摸十分钟即可到家。 不知不觉,此刻天上厚厚云层飘过,恰将月光完全遮掩,我只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没了月光,路上的光线虽更暗

  • 小华是医学院学生,平时空闲时都会跟在父亲身旁充当助手以积攒经验。小华是医学院学生,平时空闲时都会跟在父亲身旁充当助手以积攒经验。 他父亲是名家庭医生,专门为M市里的富豪家族医治,在上流社会有一定威望。 杨父不止一次劝告小华,看病时,勿东张西望,多嘴多舌,这种庞大家族,枝干错乱,表面平静,然水很深,轻易涉足,一招不慎,后果便是覆身灭顶之灾。 小华似懂非懂,有时还觉得父亲夸张了,他们只是医生,治疗病人

  • “老子被你撞成这幅模样了,以后找不着对象谁给老子生儿子?”“我生。”   霍启安这辈子当过两次老大,一次是靠他爹,一次是靠他媳妇儿,靠他爹这事儿认识霍启安的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靠媳妇儿这件事儿就是和他过命的兄弟都只是了解个七七八八,你要是再追问,霍爷只会赏你一个字“滚”。 霍启安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海城这一片的大哥了,那个时候正是非主流刚流行开来的时候,霍启安为了跟风烫了爆炸头,红红绿绿的颜色往

  • 老板突然脱掉外衣,将她抱到了沙发上,职场新人该如果应对?   早晨七点,闹钟还没响,老马已经醒了。 他扶着桌沿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然而还未褪去的酒精,只能使他感到一阵阵眩晕。 老马使劲按着太阳穴,回想起昨晚最后一件事是叫了个小姐,但挂掉电话后老马就睡着了。 至于找来的张姓小姐去哪了,他完全想不起来了。 闹钟响了,老马从沙发夹缝中掏出手机,屏幕提示凌晨两点有 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满是脏话的短信,大意是

  • 她和向峰离婚已经三年,易知现在可以牵着她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她旁边。  “姐,看你发的招聘信息,我能去应聘吗?”朋友圈发出去半小时,向峰的消息过来了。 易晓把翘在桌上的二郎腿收回来,低下头认真编辑信息:“好。”又加一句:“你什么时候过来?”想了想,把后一句删除,改成:“我后天在,下午来面试吧。” “姐,你怎么想起开健身房来了?”向峰坐在易晓对面,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 易晓心砰砰狂跳,说出的话却淡淡

  • 看了很多传奇故事,心中感叹自己的平淡生活,我一个走遍中国多个城市的保安经历。看了很多传奇故事,心中感叹自己的平淡生活,我一个走遍中国多个城市的保安经历。 从我的各个年龄段讲一讲我这么多年的经历。 岁那年,我初中毕业,在私家武校学习了半年武艺。 说是武校,其实是我的师父王新四从少林寺武校回来后,在家里招收学徒,带着这些有着武侠梦想的人强身健体。 我们都住在师父家里面,一条大通铺铺上凉席睡了我们十六

  • “以后,关于李亦琛的传闻只有一个。他是许念的人。”艳鬼   我是一只艳鬼。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快要成为鬼的人。 我让她杀了她最爱的人。 你说,她会不会照做。   许念站在原地观察这间别墅。 李亦琛家在南区最南的城郊一带,葱茏茂密的树木花草怀抱出一块占地不小的院落,三层别墅,露天泳池。 一眼望过去除了在风中偶尔摇曳的树木阴影,灯光稀疏,月色洒在游泳池水面上,泛起波光粼粼。与先前尘嚣的世界完全不同的

 783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