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静一点,近一点,再净一点。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最基本的是具有一颗真正的心。而文明美德,正是真心所闪耀出的圣洁的光辉。我们的心可以静一点,近一点,再净一点,而社会因此美得将不只是一点点。 静一点 繁华的大街上,车水马龙。刺耳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不停地叫嚣着。人人都想超车,都想往前冲,都想冲出这个包围圈。可无奈的是,车堵得越来越多,喇叭声越来越大。 在街边,同样的人山人海。人们不断抱怨着恼人的声音,嘴里

  • 暖暖的阳光,从树叶间映射到阿卜的眼帘上。暖暖的阳光,从树叶间映射到阿卜的眼帘上。 他慵懒的睁开深邃明亮的双眸懒懒的转过背看看他从小生长的尚谷。 烈日炎炎下的尚谷每一处都金碧辉煌,亮丽耀眼。 谷里盛产宝石,以宝石为生,整个谷中房屋城墙小桥桌椅用具等都是用宝石打造而成。 今日是谷中一年一度的武谭节,全谷人都会聚集在城堡中心教场参观比试。 阿卜…阿卜…一位中年妇人,身穿玫红长裙,腰间一条手工编织镶嵌宝石

  • “将军又后悔了,后悔当初没让她跟这他好了。”鸦隐是将军的副手,也是将军最信任的下属。每逢交战,人们都会在将军左右发现她。鸦隐就像是实体化的将军的意态,当将军命令冲锋时,她会身先士卒冲在最前,将军想要提笔时,她会早已砚磨好墨。她使得一手好枪,即便对手是将军她也能战上几合。而每当将军令她送信时,无论多远的路程,她都能做到在半日内往返。 将军从来也不知道鸦隐是怎么做到的。第一次他令她把劝降书差人送去对面

  • 坎坷人生,有了面包的爱情,乔玉才放心享用。  黄晓明做客李佳琦直播时十分低调,直言不要拍他。他低下明明帅气却被喷成油腻的英俊面庞,说观众不喜欢看到他。 李佳琦打哈哈怎么会呢,观众看我才看烦了好吗。 观众不自觉地评论,一代明星经历了什么卑微成现在的样子,真是可惜,网络暴力真可怕啊。 呵呵,发生雪崩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不认为是自己的责任。乔玉关掉抖音的推送,她理解为,黄的态度不是卑微,反而是一种高傲。

  • 对不起!我愿意承担责任同你结婚。只是,先让我找到乔芯好不好?  “当流星失去方向,下一秒,我又该会是怎样?” “当沉默代替说谎,这一刻,你已不在我身旁。” ——《我想让你好好的》作词:芊丫头,作曲:陆晨   纽约。 某音乐学院的餐厅自动门开了,戴着耳机的路芊芊背包走了出来。白色帆布鞋,浅蓝色九分直筒牛仔裤,宽松的白T恤盖过一条红色细腰带,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 她头上的发饰在路灯下泛着微光,是一

  • 果然,还是医生最了解他,最懂他,最能明白他。“你最后一次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黑暗正在逐渐向我逼近,我…” 医生放下了手里拿着的手表,打开了放在旁边的档案夹,上面写着 “编号:  姓名:柳禾 性别:男 年龄: 岁 经历:有着暴力倾向,曾袭击妻子三次致重伤住院,自残五次,有反社会倾向,曾在办公室放了一把火,致公司 人死亡 人重度烧伤 人轻伤,等等。 危险程度:高危 病症:躁狂发作患有重度狂躁

  • 好或坏,幸或不幸。 再见她,是在公交车上,很巧,那是我上大学后第一次见她,微笑着打了招呼,就被人流冲开了,隐隐约约看到她侧脸,断断续续的画面涌了上来,像是在眼前放了一场无声电影。 我们于四岁的某一天相识,然后顺理成章地成为朋友,一起上学,一起欺负别人、一起被别人欺负,秋天一起偷橘子,冬天一起烤红薯,无话不谈,直到那一个冬天。 她叫w,我曾经的好朋友。  年 月 日,w的父亲出车祸,终生残

  • 若干年后,回想起曾经的一幕幕,花妖都有想掐死自己的心,就这样被狐狸给骗了。洛溪谷里有一只与众不同的花妖,她是一朵牡丹花。 与众不同之一,她没有名字,就叫花妖。 与众不同之二,她比所以花妖都要美丽,妖娆。 与众不同之三,她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妖恋,一个感天动地的结局。 又像往常一样,花妖走到那鸟不下蛋,乌龟不靠岸的谷口,等着轰轰烈烈的爱情发生。 她幻想着,进京赶考的秀才,被人追杀的王爷,或者为红颜负

  • 梅好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他一醒来就有了一个超有才还帅气的对象,可是……   梅好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他一醒来就有了一个超有才还帅气的对象,可是这个对象的前男友有些扎心。 表面上两人是分手了吧,但是怎么就处处能碰到,关键是现在四个人就像是在攀比一样,还有一个人?对了,那是他对象前男友的现男友,好像关系有点乱哈! 四个人见了面表面是一派友好,背地里竟是坑,一不小心就能埋了一个人。谁说男

  • 一个女孩的青春,一个女孩的假想,一个女孩的私心,一个女孩的习惯。接到面试短信的时候,在想可以叫他陪我去,但是已经是三年没见了,突然叫他陪我去面试好吗?还是找个借口吧,就跟他说我被别人放鸽子了,于是就想到他让他陪我去。 于是等到要去面试的那天早上,我在微信在找了个高中朋友,跟她说我要去面试,约她陪我一起去,结果我朋友一开始答应的好好的,等到要出门的时候,她跟我说,在外面等 分钟很无聊,就不去了。我

  • 他们刚一抵达,就向城门抛出了一物。城门的兵士定睛一看,是具全身染血的赤裸女尸。檀州城地处中原沃土,城内自然是一片繁华,来往的人群肆意穿梭在城中巷道里,各类店铺如星罗般遍布城内各处。白桥做为城中唯一的一座桥,总会有清俊的少年郎骑着白马在桥头驻立,手抚长剑,目光远眺,想要扮出一副浪客的豪情来,企盼着对面楼上能有一条红袖对他招上一招。 岐风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转而看着对面的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有着异与常人的

  •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哪有你这么教育女儿的…… “丫头,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怎么可能,我才上高中啊!” “都高二了,也可以处一个了吧?”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哪有你这么教育女儿的。” “我当然是你亲妈啦,虽然生你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就是到了预产期的时候,你就自说自话自己出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可把你姥姥姥爷给吓坏了。” “说得好像你跟我商量过似的,我也没同意要做你女儿呀?” “得……那咱

  • 我爸说,要是真有这么好的人愿意许给我,这么久了我还没带回家,可真是太没本事了。“周帅,给隔壁的咖啡送了没?” “吴帅,给隔壁的鲜花送了没?” 又一个繁忙而琐碎的清晨,阳光同时照进相邻的咖啡店和花店,两种馥郁的香气漫延出来,在街边混合起舞,两道音色不同却同样雀跃的声音回答了问话: “美式加华夫饼送达!” “香水百合送达!” 人称周帅的,是咖啡店店草,他做过许多杯咖啡,见过许多喝咖啡的人。 有的为了用

  • 沈荔枝以为他是个柔柔弱弱的男孩,没想到招惹之后,成了一块儿怎么也甩不掉的牛皮糖。沈荔枝以为蓝因是个柔柔弱弱的男孩,没想到在招惹了蓝因之后,反而收获了一块儿怎么也甩不掉的牛皮糖。 她以为的蓝因单纯可爱,没想到私下的蓝因城府极深,他从一场设计好的试探中接近沈荔枝,谋划了一切…… 一 沈荔枝回到别月山庄的时候,蓝因已经睡着了。她靠坐在沙发上,支起一条胳膊描绘着他的眉眼。 到底是年轻,眉眼间有着独属于青年

  • 俞贝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多么多么爱你,你不需要知道,我知道就好!一字一句的看完,俞瑶已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从来都只会自己默默承受,说一句累会死啊。 而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推开了。 贺遇在门外就听见小姑娘抽泣的声音,推开一看果不其然,这小姑娘已是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 心下一紧,着急忙慌的走过去“怎么了,贝贝,怎么哭了” 俞瑶呢,还因为他一下子出现过于震惊还没回过神呢,只是愣愣的

 82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