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干年后,回想起曾经的一幕幕,花妖都有想掐死自己的心,就这样被狐狸给骗了。洛溪谷里有一只与众不同的花妖,她是一朵牡丹花。 与众不同之一,她没有名字,就叫花妖。 与众不同之二,她比所以花妖都要美丽,妖娆。 与众不同之三,她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妖恋,一个感天动地的结局。 又像往常一样,花妖走到那鸟不下蛋,乌龟不靠岸的谷口,等着轰轰烈烈的爱情发生。 她幻想着,进京赶考的秀才,被人追杀的王爷,或者为红颜负

  • 梅好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他一醒来就有了一个超有才还帅气的对象,可是……   梅好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他一醒来就有了一个超有才还帅气的对象,可是这个对象的前男友有些扎心。 表面上两人是分手了吧,但是怎么就处处能碰到,关键是现在四个人就像是在攀比一样,还有一个人?对了,那是他对象前男友的现男友,好像关系有点乱哈! 四个人见了面表面是一派友好,背地里竟是坑,一不小心就能埋了一个人。谁说男

  • 一个女孩的青春,一个女孩的假想,一个女孩的私心,一个女孩的习惯。接到面试短信的时候,在想可以叫他陪我去,但是已经是三年没见了,突然叫他陪我去面试好吗?还是找个借口吧,就跟他说我被别人放鸽子了,于是就想到他让他陪我去。 于是等到要去面试的那天早上,我在微信在找了个高中朋友,跟她说我要去面试,约她陪我一起去,结果我朋友一开始答应的好好的,等到要出门的时候,她跟我说,在外面等 分钟很无聊,就不去了。我

  • 他们刚一抵达,就向城门抛出了一物。城门的兵士定睛一看,是具全身染血的赤裸女尸。檀州城地处中原沃土,城内自然是一片繁华,来往的人群肆意穿梭在城中巷道里,各类店铺如星罗般遍布城内各处。白桥做为城中唯一的一座桥,总会有清俊的少年郎骑着白马在桥头驻立,手抚长剑,目光远眺,想要扮出一副浪客的豪情来,企盼着对面楼上能有一条红袖对他招上一招。 岐风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转而看着对面的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有着异与常人的

  •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哪有你这么教育女儿的…… “丫头,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怎么可能,我才上高中啊!” “都高二了,也可以处一个了吧?”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哪有你这么教育女儿的。” “我当然是你亲妈啦,虽然生你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就是到了预产期的时候,你就自说自话自己出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可把你姥姥姥爷给吓坏了。” “说得好像你跟我商量过似的,我也没同意要做你女儿呀?” “得……那咱

  • 我爸说,要是真有这么好的人愿意许给我,这么久了我还没带回家,可真是太没本事了。“周帅,给隔壁的咖啡送了没?” “吴帅,给隔壁的鲜花送了没?” 又一个繁忙而琐碎的清晨,阳光同时照进相邻的咖啡店和花店,两种馥郁的香气漫延出来,在街边混合起舞,两道音色不同却同样雀跃的声音回答了问话: “美式加华夫饼送达!” “香水百合送达!” 人称周帅的,是咖啡店店草,他做过许多杯咖啡,见过许多喝咖啡的人。 有的为了用

  • 沈荔枝以为他是个柔柔弱弱的男孩,没想到招惹之后,成了一块儿怎么也甩不掉的牛皮糖。沈荔枝以为蓝因是个柔柔弱弱的男孩,没想到在招惹了蓝因之后,反而收获了一块儿怎么也甩不掉的牛皮糖。 她以为的蓝因单纯可爱,没想到私下的蓝因城府极深,他从一场设计好的试探中接近沈荔枝,谋划了一切…… 一 沈荔枝回到别月山庄的时候,蓝因已经睡着了。她靠坐在沙发上,支起一条胳膊描绘着他的眉眼。 到底是年轻,眉眼间有着独属于青年

  • 俞贝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多么多么爱你,你不需要知道,我知道就好!一字一句的看完,俞瑶已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从来都只会自己默默承受,说一句累会死啊。 而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推开了。 贺遇在门外就听见小姑娘抽泣的声音,推开一看果不其然,这小姑娘已是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 心下一紧,着急忙慌的走过去“怎么了,贝贝,怎么哭了” 俞瑶呢,还因为他一下子出现过于震惊还没回过神呢,只是愣愣的

  • 我今儿个带楠楠去了趟医院,他不是我儿子。 云鹏回家的途中,隐约感觉到眼皮直跳,想起张麻子在电话里放的狠话,他暗骂了一句:“敢情这孙子要把人往死路上逼?” 回家后,他掏出怀里半包云烟,见六岁的侄子楠楠在客厅的饭桌上写作业,他把烟又放回口袋里,伸手摸了摸楠楠的头,又摸了摸楠楠脖子后面那块异常醒目凹凸不平的烫伤疤痕。 楠楠两岁时,他自己在家煮面吃,楠楠在一边粘着舅舅要糖吃,结果他不小心打翻了锅子,滚烫的

  • 在孤独中相互取暖,相依为命。王小佑已经在他爹的棺木旁跪两天了,他还没能接受这件事,小脸木木的,没有一丝表情,看着母亲从哭着喊着变得平静,看着村里的人来吊唁,看着小黄狗阿宝撕扯他的裤脚,仍旧一动不动的跪着。外婆还在灵堂前继续骂着“他爹是个没用的,干活还能摔断腿,还知道把家里钱花光了再去死,早点喝农药还能给你们娘俩省点钱……”,声音越来越淡,他感觉有点累,身子一歪便不省人事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阿宝

  • 连稍加喘息的时间都没有留给我,他们凶神恶煞地追了上来,非常蛮横地一把擒住我的手臂

  • 小神仙闻声眨眨眼,语气何其无辜:“那还是要把你拔下来才能吃呀。”

  • 想看虐?抱歉我们没有,我们只有甜,请做酸菜鱼。

  • 当我的身体沉入温暖的井水的时候,我感到了莫大的释然和宽慰。十三少,我爱你。

  • 青丝结解,泪滴情忘。今生店首客,消情亦亡命。

 82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