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然而到现在为止我却仍在这个朝代里,十四年了……开元二十三年,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尚不足四岁而我也左不过三岁,之所以记得这般清楚,不外乎因缘际会四个字。 我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然而到现在为止我却仍在这个朝代里,十四年了,我想也许我真的回不去了。我带着 岁的记忆以竟陵李家幼女的身份活着,期间我始终努力让自己与周遭同龄人无异,而我这个时空里的姐姐则不同,彼时不过六岁光景却能吟出“今时无

  • 我看到阿文在向我招手,而在他后面跟着一个庞然大物。我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又在头上缠了个能取下来的帽子,手里拿着依靠论文里强大的理论知识以及几个导师四个昼夜的辛苦劳动而凝结的成果“潜艇崩坏器”,简单点说就是十倍于普通雷电威力的小家电。此刻的我真是有万丈豪情,来吧渣滓们,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雷切千鸟的威力!不对,这名字不够霸气,还是改成……咦?那是什么? 我看到阿文在向我招手,而在他后面跟着一个庞然

  • 嫁给陆正后,梁浅发现这个嚣张跋扈的小霸王只是在外人面前装出来的。  陆正是吏部尚书的嫡子,梁浅只是一个商人的女儿。 那日在临安街头,陆正自金水阁打马而过,梁浅正同阿兄抱了一怀书出来,恰撞上纵马而来的陆正。受了惊的马高高扬起的前蹄虽未踢到梁浅身上,可梁浅还是被吓得扭伤了脚。 那可是临安小霸王啊,平日里霸道惯了,众人瞧着那受伤的姑娘都不免为她捏了把汗,这道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可那小霸王却出乎众人意料

  • 我宁愿当配角,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你,我携满天星辰以赠你,仍觉满天星辰不及你。   娄安彤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人长的不错,特别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最能“招蜂引蝶”。 可她有个毛病,就是别人在向她搭讪时,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虽然她也急切的想拥有一个男朋友,可每当跟别的男孩子见面,她总是害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导致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因此只要一有人向她搭讪,她就会推脱说自己还有事。 唉,看着自己的室友都有男朋

  • 彼时夙泽上神脸上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半响,他略有思索道:“你是个,桃子?”  九重天之上,云端之间,衣诀飘飘的各路神仙不断驾云穿梭在天宫各处。 今日王母娘娘举办蟠桃宴会,作为一个已出生三百年却连毛都没长全的蟠桃,我努力的挺了挺桃胸。 “恩?怎么这么小,难不成是个李子?”小仙娥用力捏了捏我的身子,这已经是我第一百零一次被人当做是李子。 “我不是李子,我是一个披着李子衣的桃子哇!”我含泪对着小仙娥嘶吼

  • “你肯拿这个朝你的心窝上捅去,我就信你是真的爱他,我往后离得他远远的。”雨不停的下,贺婕不想让章治文走。 贺婕和章治文的相遇,是充满了浪漫的。那是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学校举办新生庆典,贺婕烦闷于无穷无尽的致辞,谎说上厕所就逃了出来,她新来学校,像散步似的随心走着,无意就走到了操场,远处一层红一层蓝的观众席边角里缩着一个人。 贺婕心里好奇,就走过去了,那人就是章治文,读大二,是流行音乐专业的,他当时正

  • “现在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你要去干嘛?!” “缅怀青春!” 程瑞伸到半空中的手没来得及扯住 三两步跨上讲台,从前门冲出了教室的我。 听着他的声音在身后回荡,我觉得他目送我潇洒决绝背影时的表情或许略显悲凉绝望。 程瑞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高中同学,后边这个身份我是两个月前才知道的。 彼时,五中弄了个优秀毕业生回访交流群。黑白的二维码,扫一扫就意味着自个为自个胸前别上一

  • 从身边朋友成群到被众人孤立,傅星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第一章 从身边朋友成群到被众人孤立,傅星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关系,反正对于她来说,习惯孤独远比习惯热闹容易得多。 在所有人的眼中,她是家境贫穷爱捡垃圾的女生,没人愿意和她做朋友,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盛着满满的嫌弃,就连从她身边经过都要装模作样地捂着鼻子,好像她是会传染的病毒一样。 在学校里,除了回答问题,她

  • 谁说猎妖师不会帮妖?彼岸花开,从此我们就是朋友。 百妖夜行乱长安,捉妖天团破奇案。一个鬼谷奇才,一个蜀山少主,谁才是天下第一猎妖师?是妖是魔,亦正亦邪,猎妖司等你一起破解……  .小鬼难缠 深秋时节,橘红色的晚霞笼罩在长安上空,天气已有几分冷清。 一棵高大的垂杨柳在余晖中泛起灿灿金黄,偌大的树冠就像伞盖,伞下站着几十个风尘女子,她们摇动小扇和衣袖,正为一场马毬赛喝彩助威。 二十几匹骏马在草原上驰骋

  • 也不知道那个他现在怎么样了?那个曾经很熟悉,后来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的人。通往Y市的动车VIP车厢内,陆然坐在靠窗的位置静静的沉思起来。 这次去Y市负责公司在Y市的项目。时间多则两年,少则半年。然而这个项目是与政府合作的,而政府方的项目负责人,确实那个陆然放在心底十年的人,那个不愿被在提起的人。。。 想到这里陆然心头就出现莫名的忧郁,也不知道那个他现在怎么样了?那个曾经很熟悉,后来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的人

  • “叔叔,我见过你”……“快回去吧,小孩”闻舒把写好的稿子保存好发送给编辑。编辑却问了她一个问题:悠悠,你相信轮回吗? 闻舒没有立马回复,因为她相信,她也遇到过。 “相信”两个字打过去,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起了,来自齐泠然。 她第一次遇见齐泠然是在高三一次回家的路上。 “请问……”齐泠然在和闻舒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率先开了口。 他想问的是:请问,我们是否可能认识。但话到嘴边,他突然说不完整了。 闻舒带

  • 世上唯有一种人有办法可以看到蚀,我便是那其中之一。在蓝色大海的另一边,有一种叫作蚀的生物,专门附身在黑心的人,意志脆弱的人以及对生活有极大抱怨的人身上,他们变得以死亡为快乐,欺骗、嘲笑是他们惯用伎俩。 世上唯有一种人有办法可以看到蚀,我便是那其中之一,这种人便是被蚀侵蚀过却自然活过来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一名教历史、考

  • 我就这样在梦境与梦境的世界里循环奔跑着,竟然也不觉得累。  让我走吧,让我走吧 让我飞到天边去 让我走吧,让我走吧 让我离开幽深的沼泽 我要去往何方? 我将归向何处? 我不知要去往何方 我漫无目的 我浑浑噩噩 我更不知道要归向何处 可让我走吧,让我走吧 让我漫无目的的游走吧 总比待在这荒芜的沙漠要好 让我走吧,让我走吧 我只想走 我闭上眼 幻想自己是水里摇动的那一颗水草 在碧蓝的清波中自在飞翔 我

  • 她遇见了这辈子都无法忘掉的人。这篇文章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投稿给我的,我想通过她的故事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她也想通过我的笔触去看她的故事,所以,有了这篇文章。文中的名字都是我编的,不上升真人,也请大家不要上纲上线,当个小文看就好了,感谢~ 我没有办法感同她的身受,所以以第三人称叙述。  .初见 离高考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她注意到了他,也遇见了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 上午跑操以后会有 分钟休息时间

  • 他看透了所有人的命运,却终究,看不透自己的心。  明山山顶,仙云观内,清元道长望着自己最出色的关门弟子,心中百感交集。 厅中默然而立的空凡,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眼中平静无波,整个人透着不沾凡尘的淡然与宁静。 然而与看破红尘相比,不沾凡尘,终究略逊一筹。 清元问他:“此番入世历练,将去何处?” “平城。” 清元看他良久,方合了双眼道:“早去早回。” 空凡微鞠了一躬,转身退下。身后,是清元意味深长的目

 5509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