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世上的爱情有很多种,就像是漂亮的女孩,穿了件漂亮衣服,两两相衬,相映生辉。岳灵从试衣室出来,正好瞧着店员整理一件灰色外衣,样式简洁得体,一看便知是新款。 陪同的店员不动声色:“岳小姐,我们还有其他新款的外衣,您要不要试试?”店员经过专业训练,说起话来轻清柔美,让人生不起气来。 岳灵微笑摇头,只觉得可惜。 看中的衣服被人捷足先登了不说,也已经没有她的号了,所以店员才不露声色地同她推荐其他款。 出来

  • 等到齐非的回复,已经是停课的第二天了。  等到齐非的回复,已经是停课的第二天了。 彼时我正慢条斯理地享用着早饭,刷了两把微博,在热搜上看到了张了了之死。 我一时之间有些讶异,学校停课也就罢了,张了了因为年少失怙,只有一个母亲带着她的单亲家庭,身后又能有什么人能替她把事闹到热搜上? 刚要点进去看,手机的特别关心提示音响了起来,我赶忙翻开QQ看。 齐非: 【谢谢你。】 寥寥三个字却足矣让我欢欣鼓舞,全

  • 采薇家境贫寒,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洪水,她失去了靠山父亲,只能带着弟弟流落他乡。采薇采薇 背景: 年 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的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以及两座中型水库和 座小型水库在短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 亿立方米的洪水,使驻马店地区的九县一镇尽成泽国,加上许昌、周口、南阳,受灾人数 万,死亡人数 . 万,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时任水利电力部部长的钱正英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受

  • 她的生活把她摔碎,她是漂泊无依的纸船,在这个世界,她将一无所有。而我从未了解她高一开学后的第十五天,热浪包裹着蝉鸣。窗外的桑树流淌着深沉厚重的绿,撒下漆黑的阴影。 李声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余光瞥见角落里的几个背影,卷子上的A还剩最后一笔,可他手里的笔却再也使不上劲。 周围的椅子上仿佛只剩下呼吸,每一个人的心里都被狠狠揪紧,诡秘的静谧之后,是混乱不堪的欺凌和疼痛。 突然间,那扇沉重的木门被人推开,

  • 我那天,坐这撸串,你,你这个神经病,过来,强吻了我,我!懂?   “老板,人我带来了” 深夜某大排档,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恭恭敬敬地站在一个正在大口撸串的男孩左侧。 男孩看起来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小脸嫩得不像话。眼里的散漫并着这个年纪该有的叛逆豪不修饰地展示出来。 可偏偏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居然被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男人称做老板? 想不通,被带来周雨凇怎么也想不通,这小孩什么来历?找他干嘛

  • 在顾念与他的青春里,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以什么样的形象来面对世间的一切,就像自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以在顾念与他的青春里,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以什么样的形象来面对世间的一切,就像自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以后的岁月能够走多远。   如果有人说少年时代的影响对于一个人的是巨大的,我想,对于顾念与来说是这样。对于他那样的人,永远是将对自己最羞于启齿的小事留在脑海的最深处,当然这也是他最痛苦的根源。   如果说将

  • 深夜一点半,夜幕零星挂起几颗闪烁的星星。深夜一点半,夜幕零星挂起几颗闪烁的星星。 叶七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不过想想马上她就 可以和那个人见面了,她顿时心里像泡在了蜜罐里活泛了起来。 没错,叶七有个小秘密,她暗恋她下班途中摆烧烤摊的小哥哥。 其实也算不上暗恋啦,只是有好感而已。叶七默默在心底强调着,如果忽略那泛红的耳根的话。 叶七是个最底层的劳动女孩,尤其是在小餐馆做服务员这一行,就是顾客和老板双面

  • 我想起多年前那封匿名信,那句“下见小潭”的暗喻,便是我“水尤清冽”的喜欢。年少的喜欢,水尤清冽 一 她是初中二年级转来我们班的,那天我正在擦后窗玻璃,她独自坐在后面,低垂着眼,有种说不出的温柔。我问她:“你是新同学吗?”她看向我,低低的“嗯”了一句,竟让一向不爱念书的我想起了一句诗“未若柳絮因风起。” 就在我不知如何接话时,我好哥们梁杉从外面进来,坏笑道:“阿炳,你这小子不正经。”我一急,喊道:“

  • 自己是养子,父母对自己恩重,视如亲儿,还分给自己房子,他感激涕零。“我的腿是我自己摔的,跟天灰没有任何关系。他从来对我很孝顺,不像你,只顾你自己。那天他去看鸡和鸭,怕是犯了什么病。 他媳妇儿陪孩子去他姥姥家了。是我不放心,自己跟去的,半夜里,自己没看路,脚一滑,摔下田埂了。你怎么可以算到你大哥头上? “李天耀,你的脑子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李光新对自己儿子的这番言行很是不满,怒其不争。 “爸……好

  • 有人把孤独做了具象的分级,其中最孤独的事好像是一个人做手术,称之为十级孤独。有人把孤独做了具象的分级,落实到事件上就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什么的,其中最孤独的事好像是一个人做手术,称之为十级孤独。 对此我深有感触,套用一句烂大街的话:心脏一下子被击中了。 曾经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独自去医院,躺在一张散发着身体腐朽气味的硬床上,嘴里插着管子,怔怔盯着天花板,听着单调的仪器声响,想着这

  • “不管是为了报复还是别的什么,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想让你活着。” *预警:有少量血腥内容描写。另外,本故事无鬼神设定,莫怕莫怕。   陆庸虽然有些犹豫,但时间紧迫,只得答应让萧廿背着自己赶路。 萧廿身上的毒有致盲的效果,发作初期能使人双眼昏花,时有时无。 萧廿也摸不准下一回将在何时发作,只能尽快找到茯苓。 所幸茯苓一路上留下了标记。 那是一种在黑夜中能散发荧光的粉末,萧廿发现后,留心观察

  • 难度超高的游戏,全世界通关的人不超过三个!如果失败请将魂魄交给我!   “这天气真是见了鬼了!才六月啊,接下来还有好几个月呢!”钟锐在事务所热的心烦意乱。 钟锐犹豫要不要开空调凉快一会,哪怕就一小会,但是瘪瘪的钱包让他把这个大胆的想法收回腹里。 这时桌上的座机响了,钟锐无奈的拿起电话:“不办宽带没有电脑,不办信用卡比你有钱,房子不装修,还有事没?” “额……没了。” 钟锐无奈的挂了电话,之前很多次

  • 皇上与皇后到底是谁算计了谁?皇后谋的是皇上,而皇上谋的却是天下! 皇后的话一直让沈筝心里不安,她不知皇后会如何对付唐煜。刚刚继位时,唐煜是根基不稳,不得不让着皇后一家,可现在,国库渐渐丰盈,百姓日子渐渐富裕。 唐煜未必还会再忍下去。只怕又得引起祸事。  .暗涌 “煜郎!”沈筝放下手里的书。 唐煜放下手里的奏书,浓密的剑眉往上一挑,显出几分俊朗的英气,“你都在这晃悠一下午了,皇后倒底把你怎么呢?”

  • 那一晚,我进入到自己创作的故事里......这一晚,我想起良久没更新的《写作之战》,不情愿地关掉游戏,打开了文本编辑器。 怎么说呢,这文也写了好一段时间,渐渐也有了小说的样子。想当初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没想到大家也喜欢看,但终究是没有写完的想法,有时候我会问自己,这个文还要写下去吗? 看着一片空白的屏幕,只有光标在顽强地闪烁,我的双手像是被涂了强力胶水粘在键盘上,无法动弹。发了会儿呆,眼睛开始变得

  • 她这个人偏执一根筋,不懂得去抓住别人的心。  三三要去芜湖办事。 临走前母亲在车站送她,“要当心点。”直到火车出发前母亲依然在说这句话。 三三收紧了自己的手指,“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了。” 火车呜一声之后,开始空次匡次空次匡次,从铜陵到芜湖的距离不是很远,一个半小时左右。 天空是灰蒙蒙的,窗外是大片大片的稻田和山丘,飞鸟在天空飞翔,骑着单车的小孩在窗前一晃而过。 到达芜湖是上午九点,天气放晴了,

 5516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