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叮咛

2020-06-28 07:05

夜。

寒夜。

霜寒露重。

月光下强劲的长风裹挟着满地的黄叶打着旋儿飘向远方。

富家子弟江昱流走在一条漆黑幽深的无人小巷中,心里燃烧着火焰一般的愤怒。

“该死的小毛贼,小爷要把你千刀万剐!”昱流握紧了拳头,天真地脑补着大仇得报的画面。

昱流口中的小毛贼是个高明的扒手。

这扒手只是借着黄昏的夕阳在茫茫人海扫了一眼,就锁定了其中最富裕的昱流。

紧接着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扒手就偷走了昱流身上最值钱的玉佩。

当然了,一个扒手仅凭这份眼力和手速还称不上高明。

扒手的高明与否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逃逸速度。

您瞧瞧刚才介绍的这位扒手老哥的精彩表现。

玉佩到手不过短短一息,扒手就和昱流拉开了三丈的距离。

很明显昱流也不是省油的灯,从玉佩被偷到奋起直追,中间的反应时间也只有短短一息。

扒手全力冲刺了一会儿,发现穷追不舍的昱流依然距离自己三丈时,叹了口气道:“糟糕,碰上硬点子了!”

二人以惊人的毅力从黄昏跑到了太阳下山,从长安城中心跑到了城郊。

城郊的地形对于追击的昱流十分不利。

此处的建筑间距非常近,各个仅容三人并行的羊肠小巷棋罗星布。

仅仅转了三个弯,昱流就丢失了扒手的视野,在某个十字路口迷失了方向。

此时此刻,胜负已分、高下立判。

可就此退去,昱流到底意难平。

于是昱流只好硬着头皮在附近瞎转悠,渴望着一场“美丽的不期而遇”。

昱流曾经以为他熟悉长安城的一草一木,现在才发现他熟悉的只不过是繁华的地区。

而一个城市不只有中心的繁华地区,还有边缘的贫困郊区。

昱流弯弯绕绕走了许久,周围的建筑物还是一成不变,无一例外的矮小、破旧。

昱流不得不承认一个尴尬的事实——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长安人,自己居然特喵的迷路了。

陷入泥潭的昱流一顿无能狂怒后,终于认清了现实。

我们的昱流少侠不再追求克敌制胜,只求平安回家,赶快安抚一下咕咕叫的肚子。

借着明月的清辉,昱流努力地寻找着回家的路。

不消片刻,昱流就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这希望来自于不远处一个衣裳褴褛的童子。这童子正坐在门口处仔细地择菜,门后边蜡烛淡黄色的光晕里飘荡着一缕缕淡淡的炊烟。

昱流赶紧上前向这可爱的小天使问路。

小天使憨态可掬地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

距离此处最近的标志性建筑是安泰酒楼,走过去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

可是一路上七拐八弯的,我不好给你指路。而且阿爹还等着我手上的菜下锅哩,我也不方便给你带路。

所以我建议你到平安当铺去,虽然要走一柱香的功夫,可是路好找。

你只需要沿着这条路直走,遇到分叉路口一律右拐便可。”

昱流谢过了小天使后,又连忙踏上回家的路。

昱流连续右拐了五六次后,闯入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小巷——这个小巷居然有许多行人。

行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穿着短褂的苦力,一类是衣着暴露的老娘们。

“这就是传说中的廉价鸡吗?”昱流眼中年纪不小的她们还兀自不肯服老地涂满了胭脂水粉。

可惜她们没有注意到,脖子上松弛的肌肉仿佛在讽刺她们的欲盖弥彰。

可怕的是,她们现在也发现了昱流。

此刻身着绫罗绸缎,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富贵之气的昱流就像是一个香喷喷的肉包子掉进了狗窝里。

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妖怪反应最快,上前一把拉住了昱流的手臂,娇嗔道:“来玩嘛,小相公……”

刺鼻的廉价香水撩拨着昱流的情绪,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昱流不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狠狠地推了那老妖怪一把。

直推得她一连退了五六步,终于身体失衡,一个趔趄跌坐在地。

看着她那狼狈的模样,昱流也有些后悔,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凶狠了。

显然昱流已经没有时间再来斟酌推人的力道啦。

因为推倒了一个老妖怪,还有无数个老妖怪悍不畏死地冲锋着。

很快昱流的身上就多了无数只手,耳朵也里被各种臭不要脸的吆喝塞得几乎爆炸。

有了前车之鉴,昱流不敢再下死力去推。

“今儿没带钱,下次一定。”昱流小心翼翼地周旋着。(白嫖怪们,就别下次了。看完顺手点个关注呗)

就这样一路走到小巷中心的时候,有位姑娘轻轻地拉了拉昱流的衣角。

“出来卖还如此矜持?”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昱流仔细地端详着这位矜持的姑娘。

姑娘看起来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清秀的脸上没有一丝粉黛。她身着一袭白衣,白衣虽然单薄却不暴露。

此时此刻,少女一言不发,可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里期待的眼神,已经将意思表达得清清楚楚了。

少女的眼神拨动了昱流的心弦。

一时之间竟似有如水的音乐在昱流的心田孱孱流过。

良久、良久,昱流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真可爱,可是我老爹一定不会喜欢你的工作。”

少女听了他的话后,期待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小鹿般的慌乱。

当慌乱扩散到整个眼珠时,少女的目光也转到了自己的脚尖。

随着少女目光的转移,昱流的心里也不知怎么咯噔一下,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昱流不得不承认,与少女四目相对时是那么愉快。

相看两不厌又能如何?

昱流毕竟是长安城首富江老板的儿子呀,而她……

所以昱流没有停留的理由,他只有走。

当昱流走到巷尾时,一片疾驰而来的黄叶拍到了他的脸上。

即便昱流身上名贵的衣服是那样的厚实,也不由被这一阵呼啸而过的刺骨寒风吹得苦不堪言。

“刚才那少女衣着如此单薄,如此凛冽的寒风……”想到这儿,昱流连忙掉头往回走。

刚走到小巷中心,昱流就看到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白衣少女。

“过夜多少钱?”昱流上前问道。

“只需五百文便可。”(行价是八百文,请不要问我为啥知道行价!)

昱流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塞到少女手里,轻声道:“霜寒露重,回去早些休息吧。”

昱流说罢,转身就走。

“公子请留步!”

少女喊住了昱流,从手上摘下一串红豆手链,轻柔地套在他的手腕上。

昱流心中一阵热流涌出,情不自禁地抱住少女道:“珍重。”

“公子真是个好人,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珍重!”

在月光下交换体温的他们,就像恋人般在彼此耳畔轻轻地叮咛着什么。

……

历经磨难终于回到江府的昱流轻轻地摩挲着犹带少女淡淡体温的红豆手链,回来才发现上面刻着两行娟秀的小字。

一行刻着“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另一行刻着“手链制作人——陆萍。”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