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是剧毒

2020-06-26 13:58

刑警队接到报案,在南城的一家美容店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一名女性。

赶到的刑警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具诡异的现场,封闭的室内还留存着浓厚的烧焦味和没有消散干净的灰烟。

而死者蜷缩在地上的积水中,遍体通红像是烧熟的小龙虾,隐隐还能看到躯体上浮肿的小颗粒,屋顶的烟雾警报器还在“哔哔”不停,防火喷雾已经停止运作,只有一点水残余不断嘀嗒到死者的身上。

刑警对现场员工进行了初步调查,而在事发现场的两个美容店员工从始至终都只有一句话:

水,有剧毒。

1

让我们把时间轴往前调整三个小时。

林小姐在附近的写字楼工作,也算是这家美容店的常客,但店员对她的熟悉并不是因为她常来照顾生意,而是源于她的刁钻与难缠。而对于林小姐而言,工作之余,去美容店消费和挑刺,不仅是一种放松,更是完美的解压方式。

“给我先洗一下头发”

刚刚下班的林小姐甩着手包走进美容店,把会员卡重重的拍在柜台上,高傲的像一只发了霉的橙子。

柜台店员小心的给林小姐办完手续,幸灾乐祸的看着今天负责洗发的员工把这个扫把星带进里间。

“我敢肯定,进去三分钟,姓林的一定会骂出来”前台A悄悄的对身边的同事说。

“哪要得了三分钟,最多一分钟”前台B微微的摇头,

“那我们赌一把,输的人今天请客今天的晚饭”

“好啊,我想吃沙县”

一时间店面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2

随着好事者的计时器走到了一分三十秒,洗头的隔间里传出了摔砸东西的声音。

“让你给我洗头,你都把水弄到我脖子上了”

“对不起。。。”

“给我滚出去!!”

咒骂声中,可怜的洗头员工被轰了出来,前台B悄悄的给A比了一个“1”的手势,然后冲过去安慰着今天的倒霉出气筒。

林小姐扭着腰胯走出来,自顾自的拿毛巾包住头,随便走到一个座位上,指着刚才被轰出来的洗头工,

“给我过来,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好好的给我把头吹干。”

显然,今天的林小姐还没玩够。

这个可怜的店员颤颤巍巍的挪了过去,把吹风机插上插头,开始给林小姐清理湿润的头发。

3

“风太热了,你个XX。”

“又调的太凉了,你会不会啊。”

眼看着头发快要吹干了,林小姐果然佯装愤怒的站了起来,一把把这个出气筒用力推开,破口大骂:“你个婊子养的东西,让你给我吹头发,为什么一直往我脸上吹风?经理呢,我要投诉!!”

前台A急忙走过去,把一直在低头道歉的店员推开,微笑着安抚林小姐的情绪,盛情的邀请他坐下,像表示愿意给他增加一些免费的额外服务作为赔礼。

众所周知,这可是林小姐找茬挑刺的重要目的,前台B识趣上千为林小姐捶打肩部,着显然又给了她发作的机会,一巴掌抽打在B的手上。

“别碰我你个夯货,捏的疼死了。”

高傲的下巴抬了抬,示意A继续说下去。

在三四种方案中,林小姐选择享受一次价值最高的蜡纸脱毛服务,作为今天的战利品。

4

蜡纸脱毛算是大面积暂时性脱毛的常见方式,很对腿毛茂盛的林小姐的胃口,她躺在舒适柔软的躺椅上,看着A和B给他准备材料,一种优越的满足感悠然而生,逐渐抵消掉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力。

A轻轻的掀开覆盖在林小姐腿部的浴巾,打算在进行脱毛前做一些腿部的肌肉放松运动,却奇怪的发现,林小姐的腿部呈现一种怪异的潮红色。

“不好意思,您的腿上这是······”

“不该你管的事情不要问,”林小姐从鼻子里发出高傲的声音。

A还想说什么,被一旁的B悄悄的拉了一下衣角,也就闭口不言了。

蜡纸脱毛正式开始,B负责把蜡纸加热,然后让A把融化的蜡磨平在林小姐的腿上。

不知道是不是被林小姐呵斥的缘故,B对蜡的加热时间,远远超过了操作流程的规定,融化的蜡带着点点火苗,有意无意的滴在林小姐的浴巾上,一股焦糊味儿伴着灰烟,弥散开来。

“啊!!!”被烫到的林小姐惊恐的尖叫,猛地坐起,不断拍打着自己的下半身,燃烧的浓烟越来越浓。

惹了祸的A和B慌乱的退到房间的角落,不知所措的看着抓狂的林小姐。

还好,这家美容店的设施还算正规,刚刚升起的浓烟刺激了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防火喷头开始工作,扬洒的水花把还未露头的明火扼杀在了摇篮里。

屋里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在烟火的狼狈之外竟还有那么一点飘渺的意味。

5

A和B终于缓过来了情绪,想要上前接受林小姐的怒火。

然而,沐浴在防火喷头下的林小姐,如同一截枯木,从躺椅上滚了下来,两条腿的红色愈发深重,整个人在积水里像一只临死的蛆虫,不断扭曲、挣扎,努力长大嘴巴,想喊些什么,但从喉间只能发出“嗬嗬”的低吼。

身体表面逐渐出现密密麻麻的肿块,努力而狰狞的向A和B爬来。A、B放声尖叫,夺门而出,只留下红得发紫的林小姐,在水里一点点融化,一点点失去生机,慢慢变成一具不能动的血尸。

为了探寻死亡原因,法医小组对林小姐的遗体进行了检测,发现林小姐本身有严重的过敏性荨麻疹,而她的过敏源,是水。

这种水源性荨麻疹,大概在二十五万例荨麻疹患者中可能会出现一例,患有这种病症的患者不能长时间的接触水源,尤其实在发病期间接触大量的水,会对身体组织带来大量的伤害,继而引起的强烈的过敏反应,令林小姐进入了过敏性休克,最终在水坑中迎来了死亡。

刑警队接到尸检报告,对外宣布,林小姐死于意外。

哦对了,A和B对赌的晚餐,当然也随着林小姐的生命融化在水坑里了。

请铭记,有时候,水,也是剧毒。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