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社长大人

2020-06-24 19:04

1

大一第二学期即将结束,羽毛球社在综合楼举行换届选举。

作为羽毛球社的一员,棠黎躲在宿舍叹气,喝啤酒,嗑瓜子。

不参加竞选意味着退出羽毛球社,意味再也无法接近林以清。

“林以清,劳资再也不要喜欢你了。拜拜,下一个更乖。”棠黎小脸通红,拿起啤酒,对着月亮大喊。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棠黎红着脸接起。

“小黎子,竞选名单上没有人竞选后勤部负责人,你赶紧来捡漏。”现任羽毛球社长吴青松说。

“快来,不然林以清又当后勤部长,又当社长,迟早要忙成狗。”

棠黎扁嘴:“我不去,他昨天又拒绝我了。”

“你来,你来英雄救美,他就不能拒绝你了。”

听着又好像很有道理。

棠黎哪里需要什么道理,只是需要一个理由罢了。

红着脸,穿上拖鞋就往教学楼赶去,结果,刚出电梯,人字拖的带子突然断了,棠黎只好拎着它的尸体,光着脚走到教室。

大家看到棠黎,先是一副“终究是来了”的表情,而后视线落在她的脚上,又一起笑成了村口大傻子。

对,一群大傻子,棠黎不要怕。

捏紧拳头,棠黎走上讲台,落落大方,任大家欣赏她沾了灰尘的脚丫子。

清了清嗓子,开始她的表演:“相信大家对我已经很熟悉了。我就是羽毛球社团里唯一一个跟任何人对打都惨败的成员,创造了羽毛球社前所未有的记录。后面,我想也很难有人可以打破这个记录了。”

底下的人笑得东倒西歪,棠黎想,笑就对了,人高兴的时候比较容易做出错误的选择。

棠黎继续慷慨激昂,一个社团的正常运营不仅需要一群在外征战的干将。古语说得好,带兵打战,粮草先行。”

“后勤部的存在就是具备这样的意义,我非常有信心当好后勤部长,给各位干将提供最好的粮草,帮助大家打出伟大的胜利。”

“我打球技术不行,保证一心一意搞后勤。谢谢大家。”

竞选结束,大家结伴回宿舍区,棠黎光着脚磨磨蹭蹭走在后头,林以清走在她后面,路过篮球场的时候把她拉了进去。

难道真被我英雄救美的行为感动了,打算以身相许!

棠黎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假装羞涩说:“以清,我觉得这里不好吧。容易被人看见。”篮球场周边虽然有树,但是显然不够茂密呀。

林以清弹了一下棠黎的脑袋说:“就是要被人看见。”

棠黎抬头满脸期待。

“人多你才不会动手动脚。”林以清接着说。

棠黎借着酒劲,色咪咪地看着林以清说:“我可以动口。”

说完猛地对林以清脸颊亲了一口。

林以清:……

林以清整个身子僵住,突然间觉得世间万物都很躁动,蝉鸣鸟叫,风吹树动,连带着自己一颗心也躁动起来。

林以清没反应,棠黎胆子更大了,往前迈了一步,林以清回过神退了一步说:“棠黎,我觉得后勤部长的事你再考虑考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抱到林以清,棠黎不开心,听到这话更是郁闷了:“我没闹着玩。”

林以清说:“我看你这一年都在玩,球也不好好练。”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也只是闹着玩?”棠黎大声喊。

林以清没有回答,但,表情已经给出了答案。

棠黎那些胡里花哨的追求手段让他觉得她仿佛是在过家家,一点也让人不敢当真。

棠黎有些委屈,自己风里来雨里去地追了一年,然而,对方竟然觉得自己是在闹着玩。

“我承认,我去竞选有一半是因为你是社长。但是,我既然接下了这颗柿子,就不会让它砸在我的手上。”

棠黎越说越激动,举手指天发誓:“我棠黎一定会对后勤部负责到底,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不退缩。美女一言,驷马难追。”

这下总可以了吧,棠黎盯着林以清。

“好吧。”林以清嘴上这么说着,眼神依旧充满了不信任。

林以清说完起身走人,棠黎追了两步大喊:“社长,我以后,绝对不会骚扰你的。谁骚扰你,谁是小王八。”

2

金秋九月,新生入校,各个社团天天在学校各大路口抓壮丁。

食堂门口是各大社团的必争之地,全校十多个社团,争五个桌子,常常争得头破血流。

星期三中午,棠黎负责去占位,临出门发现例假来了,折腾了一下,食堂门口已经只剩一张桌子。

棠黎和戏剧社社长罗蕴同时将手拍到了桌子上。

“师妹,这是我们的了。”

先开口为强?!没有的事。

棠黎捂住自己的肚子,歪倒在桌子上说:“哎呀,我肚子疼。太疼了。”

说话间,两行清泪从眼眶流了出来。

刚好一波痛经来袭,让她的表演更加生动。

罗蕴默默看着她,过了一会,说:“以清,你这学妹还真是拼命,行了,这桌子归你们了。”

棠黎转头,林以清不知何时站在身后,额头满是汗。

罗蕴走到棠黎旁边,敲得桌子叮咚响说:“师妹,你演技很不错,考虑下进入我们戏剧社呗。虽然你年龄有点大了,没事,我可以给你开后门。”

说完拍了张戏剧宣传单在桌子上,悠然离去。

林以清将棠黎拉起来,顺手把宣传单拿走。

“给我看看。说不定,我还能拓展下副业。”

罗蕴跟林以清同宿舍,搭上这条线,说不定能够得到些内部消息。

林以清看看宣传单,又看看棠黎说:“后勤部够你忙了,还弄什么副业。你可是说过负责到底的。”

“会的,会的,我就看看。”棠黎伸手抢过宣传单,心想,哼,别想阻止我打进组织内部。

忙活了两个星期,招新结束。

后勤部最终有8个人,四男四女,基本都是因为羽毛球技术比较普通,进入不了骨干部门,最终选择留在后勤部。

不过,有一个例外。

有个师弟,名叫温岩,技术一流却选择留在后勤部。

面试时候,技术部部长再三跟他确认,他都坚定地要进入后勤部,理由是跟棠黎一个高中的,必须支持师姐。

棠黎有些惊讶,不过乐得接受,甚至还悄悄意淫对方是贪图自己的美色。

时间证明,小师弟喜欢的是棠黎室友。

很快,羽毛球社举行了新生欢迎会,会上每一位新成员都上去做自我介绍,棠黎拿个小本子认真记下后勤部成员的喜好。

作为一个技术菜鸟,她必须从其他方面笼络人心,了解是第一步。

“接下来大家抓紧组织部门聚餐,让成员之间更熟悉一些。”

欢迎会结束会,林以清布置了任务。

3

棠黎生病了,得了聚餐综合症,一想到要组织聚餐内心就非常焦虑,狂躁。

她从小到大都没当过什么班干,组织聚餐这种事毫无经验,心中有一千零个害怕,怕选的地点不好,怕气氛尴尬等等。

其他部门都已经陆续在迎新会后一周内聚餐,秘书部部长林明茴还邀请林以清参加。

羽毛球场。

棠黎坐在场边,一会看看剧本,一会看看别人打球。

后勤部部长不用下场指导,实际可以不用来。棠黎每天到场看他们训练主要是为了和部门成员多接触,为聚餐做铺垫。

林以清走到棠黎身旁坐下:“你们部门这周六要聚餐?”

“恩,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拖了两周。”棠黎说着,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林以清误会她没有认真对待。“我一定不会负责到底的,你别担心。”

从前的棠黎在林以清面前撒娇卖萌耍赖,现在“社长前”,“社长后”,公事公办又带着点小心翼翼。

这种转变林以清感到不习惯。

“你真的参加戏剧社了?”林以清拿过她手里的剧本,眉头微皱。

“没有啦。我只是答应他帮忙客串几个角色。”棠黎说。

林以清将剧本丢回去:“怪不得罗蕴昨晚夸你。”语气有些酸溜溜。

罗社长还真是给力啊,这么快就给自己说好话。

棠黎好奇地打听罗蕴说了些什么。

林以清别开了头说:“说你,人丑但是心地善良。”

真是疯言疯语,棠黎正预备给自己正名,温岩突然喊了她过去。

前社长吴青松闲来无事来遛弯,看到棠黎跟一师弟站在一起有说有笑,故意走到林以清身旁:“小鲜肉就是吃香啊。小黎子以前可是只绕着你转,把你当地球一样。”

棠黎跟温岩站一起,两人不知说些什么,看起来很欢乐,尤其是棠黎,两只眼睛笑得像弯弯的月牙,还动手拍了拍温岩的肩膀。

林以清突然感觉胸口有点堵。

4

周六晚上。

当林以清走出现的时候,棠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部门聚餐她也想过去邀请他,纠结了一番还是放弃了,她保证过不骚扰他的。

“我跟罗蕴他们也在这边吃饭,就过来看看。”棠黎一看,大排档门口站着几个男生,罗蕴还对她眨了下眼。

棠黎抬头问:“是罗师兄说到这边吃饭的吗?”

又关罗蕴什么事,林以清郁闷了,不冷不淡说了声:“是。”

社团里的成员基本都是林以清的迷弟迷妹,一看到林以清都像打了鸡血,一下子就把气氛炒热。林以清也没急着走,一直待到他们上菜才离开。

首次聚餐顺利进行,后续棠黎也从各个方面关心部门成员。

很快冬天来了,圣诞节到了。

大一的平安夜,棠黎送了一条自己织的围巾给林以清,说是,希望这条围巾能够牢牢地把林以清围住,让他哪里也跑不掉。

林以清满脸嫌弃,勉为其难地收下。

今年平安夜,林以清在宿舍等了一个晚上,手机半点动静都没有。

刷朋友圈的时候,却看到,棠黎给部门的成员每个人准备了一个苹果和一袋小零食,零食还特意装在圣诞袜子里,一看就是花了心思了。

后勤部的成员纷纷发朋友圈炫耀了一番。

平安夜,林以清失眠了。

他等了一夜都没等到圣诞老人。

早晨8点钟,林以清接到棠黎的电话说,有社团的资料交给他。

林以清穿了衣服直接就下楼,看到棠黎左手拎着个文件袋,还拉着个行李箱。

“社长,我等下要回家,这个是后勤部的采购清单。”棠黎将文件递给他“不好意思,一大早叫你起来。”

林以清心里憋闷,接过文件转身就要走,棠黎叫住了他,右手从背后拿了出来,递给他一份麦当劳早餐,笑着说:“圣诞快乐。”

麦当劳早餐是林以清的心头好,这是棠黎跟罗蕴打听到的消息。

棠黎一大早坐公交车去市中心麦当劳买,回来怕冷了,直接打了个车。

林以清握着暖暖的豆浆,心也暖暖的,满腔高兴到了嘴边,只剩下一句“圣诞快乐。”

棠黎赶着回家,来不及多说些什么,拉着行李就跑了。

5

大二下学期,夏天来了,社团组织团建,一群人浩浩荡荡出发去漂流。

大家在岸边穿好救生衣,戴上安全帽,两人一组。

棠黎和后勤部一个文静的小师妹一组。

两个人刚上船,岸上突然有人大喊:“蛇,船里有蛇!!!。”

小师妹一惊起身跳上岸,船瞬间不平衡,坐在另一头的棠黎直接栽进了水里。

“师姐!!!”“师姐掉水里了。”“棠黎。”

岸边的水不深,棠黎掉下去之后,呛了口水,站稳身子,抓了岸上伸下来的一只手,借力爬上岸。

上了岸,定下心神,棠黎才发现自己抓的是林以清的手,心里小鹿乱撞,迅速松开手。

林以清一脸关切问:“有没有受伤?”

棠黎摇摇头。

林以清想了一下说:“怕不怕?还玩吗?”

棠黎吸了口气说:“不怕,没事的。”

她心里是害怕的。但,自己身为部长这个时候要是怕了,其他人心情肯定受影响,所以她咬着牙又立马下船。

林以清看着她率先走下船坐下,笑着招呼师妹一起,也紧跟上了另一只船。

漂流的时候,林以清的船一直不紧不慢跟在棠黎后面。

他听见她带着师妹唱着“让我们红尘作伴,一潇潇洒洒”。

棠黎玩得兴奋,拿起胸前的口哨吹了起来。

突然,她听到有另一口哨声响起回应,一回头看到是林以清,她再次吹响了口哨,一脸高兴。

林以清笑了,棠黎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自在地看着他了。

一行人漂到终点,展开了一场泼水大战。

棠黎刚下船就泼得找不着北,耳朵里都是水,眼睛也睁不开,只能摸索着找岸边。

突然手腕被人拉住,棠黎心跳瞬间加速,眼睛依旧睁不开,可她知道是林以清。

“社长,救命恩人啊。感谢感谢,我等下就去收拾他们。”上了岸,棠黎歪着脖子,上下蹦哒想把耳朵里的水弄出来。

“棠黎,你做得很好。”林以清说。

棠黎得瑟地笑了一下说:“谢谢,社长大人的肯定。”

“你非要这样叫我吗?”林以清问。

棠黎眨眨眼:“必须的,我还在任职期间。”

话音刚落,林以清就给了她一瓢水,转身跳下池子。

6

团建过后,就是送旧晚会。

棠黎坐在台下,看着自己部门的小猴崽子站在台上表演《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笑着笑着就哭了。

“都要结束啦。”林以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棠黎擦了擦眼泪,转头看向林以清,他淡淡的眼眶也是红红的。

“下面有请我们的社长林以清师兄上台讲话。”

林以清摸摸棠黎的头,走了上去。

他握着话筒,扫了台下一圈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散的宴席在心中。过了今天,我就要卸任了。”

“非常舍不得,但又必须得舍得。祝愿羽毛球社越来越好。今天过后,羽毛球社又会有一个新的起点。好了,大家继续嗨。”

掌声疯狂而热烈,为他送别,他在一片热闹走向棠黎。

“棠黎,结束了,我不再是社长了。”

“那我可要动手动脚咯。”

“动口也可以。”林以清挑眉一笑,暴露了自己的闷骚属性。

晚会结束,大家都散了。

棠黎牵着林以清的手晃啊晃。

“刚把你拿下,你就卸任。社长夫人梦碎啊。我还以为幻想当撒当上社长夫人,可以耍几天威风的。”

棠黎抱住林以清胳膊:“honey,要不你连任?”

林以清摸摸她的头说:“要不,让你当社长?”

棠黎瞪大眼睛:“真的吗?”

“呵呵,假的。我们还是一起退出江湖好。”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