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今生会错过

2020-06-17 13:33

1

周一早晨

袁清依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认真工作,她的位子在办公室的角落,又是背对着门口。

所以,她边咬着笔,边看资料,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慢慢向她走来。

陆学伟望着袁清依的背影,抑制住狂跳的心脏,慢慢的,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

“袁清依?”

袁清依正在认真的看资料,被这突然的一声喊,吓得一惊,嘴里含着的笔也掉在了地上。

她慌忙俯身去捡,却被陆学伟先一步捡了起来。

“对不起,吓到你了!”陆学伟边把笔递给她,边歉意的说道。

“噢,没事的。”袁清依接过笔,抬眼看着陆学伟,并报以礼貌的微笑。

这一笑不打紧,却让陆学伟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这笑容,不正是两年前让他的心沦陷的笑容吗?

像梦一样,今天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浑身一紧,手心冒汗,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袁清依望着这个紧紧盯着她的,怔怔的陌生人,疑惑的问道:“你找我?”

陆学伟迅速掩饰自己的失态,“沉稳”地说道:“哦,我刚才在你们公司外墙的员工信息表上看到了你,才知道你在这个公司上班,然后问你的同事,说你在这里,我来看看。”

“哦,那,你是?”

“你可能忘记了,我是王丽老公的同学,我们在他们家聚餐,我们还一起打过牌,你还记得吧?”

“哦,记得记得。”

其实袁清依是记得一起打过牌。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她确实没印象,不过,她还是做出肯定的回答,以免对方尴尬。

“上次,听王丽说,你去另外的公司了,也换了电话,原来是在这里啊?”

“嗯,我后来遇到一些事情,就换了个环境,也就没怎么和她们联系了。”

两人正聊着,袁清依的上司张刚向他们走来。

“哟,陆哥,你怎么亲自来了?”

“哦,遇到一个朋友的朋友,过来聊几句。”

“那太好了,袁清依,还不知道陆哥是你的朋友呢,藏的够深嘛。”

袁清依一脸的懵,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陆学伟赶紧解释道:“是朋友的朋友,也不是很熟,我今天才知道她在这里上班,她就更不知道我的工作单位了。”

“好,好,那今天陆哥亲自来我们公司,今天正好我们部门聚餐,陆哥可否赏光,带着你的几个手下,一起吃个便饭呢?”

话说到这份上了,陆学伟也不好再推辞,就欣然应邀了。

张刚很高兴,他们两个公司合作多年,知道陆学伟在公司的地位,本来这种维护系统的小事,像他这种级别的,是不会亲自来的。

是啊,陆学伟自己也觉得和奇怪,今天突然心血来潮,跟着底下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当然,他们是不会让陆学伟亲自上阵的。

所以,很闲的陆学伟就到处转悠,到处看,直到看到员工信息栏,当他看到袁清依的照片的时候,他的心开始狂跳,一个声音在怒吼“要见她!要见她!”

2

餐桌上笑声不断,张刚很会营造气氛,又都是年轻人,一下都熟悉了,这顿饭也吃的很热闹。

“陆哥,下次把嫂子带来一起啊!”酒过三巡,张刚的话也多了起来。

“还没有女朋友呢?哪里来的嫂子?”

张刚更来劲了:“哟,这下可好了,陆哥还没有女朋友呢,大家都有机会,啊!”

正在边吃边聊的女孩们听到这话,都害羞的笑了起来,袁清依也跟着一起,望着陆学伟笑。

谁料,这时候的陆学伟也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两人的目光一相撞,陆学伟再次沦陷在她的笑容里,他极力压制住狂跳的心,不着痕迹的把目光移开,就好像他们的目光,从不曾相遇过。

吃完饭,陆学伟坚持要送袁清依回家,说是有些晚了,不太安全,袁清依推辞不掉,只好答应了。

不过,袁清依是和同事李月租住在一起的,所以,陆学伟并没有和袁清依独处的机会,这多多少少让陆学伟有些失望。

李月很兴奋,毫不掩饰自己对陆学伟的好感,一坐上车,就不停的问东问西。

一向很有涵养的陆学伟都礼貌的一一回答她,所以,一路上就听到李月和陆学伟谈笑风生,插不上话的袁清依,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极大的电灯泡。

这让袁清依坐如针毡,度秒如年。

好容易到了家,和陆学伟道别后,袁清依仍然清净不了,李月在她旁边喳喳不停,她明确地说:我喜欢他,袁清依,我喜欢他!

袁清依心想:陆学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李月见了一面就像着了魔一样?

“糟了!”李月的一声惊叫,打断了袁清依的沉思。

“聊得太投入了,忘了要电话了,清依,你有没有?”

“他好像给了我一张名片。”

李月催促她拿出来,然后,认真地把号码输进手机。

3

吵闹又多事的一天终于安静下来。

袁清依躺在床上,努力地回想在以前的同事——王丽家聚餐的时候,和她一起打牌的,是她老公的几个同学。

只是有个胖子,莫名其妙的,自顾自地,搬个凳子,坐在她的身边观战,偶尔给她续续茶,关键时刻还给她指点该出那张牌。

他的话不多,但是很体贴。

就只有这件事有点印象,其他的,真的没什么印象了。

想着想着,她进入了梦乡。

可是今晚的陆学伟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他很懊恼,只是礼貌地递给她自己的名片,却激动的忘记要她的电话了。

要是她转身就把名片扔了,永远不和他联系,他又找什么借口再去她们公司呢?

“不,不。”他马上又否定了,她早已结婚了,自己还是不要打扰她吧。

因为早在两年前,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爱上了她,所以,聚餐过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向王丽打听她的情况。

谁知,王丽的回答让他失望至极。

“你说袁清依啊?你看上她了?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她有男朋友的,而且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两个人好的很,听说马上要结婚了。”

这样的回答,无疑让满怀希望的陆学伟顿时坠入痛苦的深渊,让他消沉了好一段时间,他感叹命运的作弄,没有早点和她相遇。

这两年,女朋友倒是谈了几个,但是陆学伟仿佛再也没有当初心动的感觉,他常常叮嘱自己,将就找一个结婚算了,可是,他真的找不到可以将就的人。

今天,又遇到了她,可是别人是有家的人,自己还是清醒一点好。

不过,她怎么会和女同事合租呢?不应该啊?

应该和男朋友或是老公住在一起啊?

难道是两地分居?

思绪越来越乱的陆学伟直到凌晨,才昏昏沉沉睡着。

这一周,陆学伟一直心事重重,他想再找个机会去她们公司,再见她一面,把情况问清楚,弄的明明白白,也不会留下遗憾了。

袁清依这周的生活就有点惨了,上班时间还好一点,一到下班时间,李月就赖着她,诉说自己有多喜欢陆学伟。

更过分的是,竟然央求她打电话把陆学伟约出来。

袁清依断然拒绝了:“我只是和他有共同认识的人,和他本人又不熟,这样唐突的约他,我成什么了?说什么我也不干!”

李月可不会就此罢休,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她让袁清依周末打电话给陆学伟,说家里的电脑出问题了,让他来看看,然后,自己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留下李月单独和陆学伟相处,就算是完成任务。

至于最后成功与否,李月都自己承担!

袁清依被缠的没办法,为了图个清净,只好勉强答应了。

4

周五晚上,陆学伟正要睡觉,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他看了一眼手机,迟疑了一下,接了起来。

“喂?”陆学伟问道。

“喂,我是袁清依。”

陆学伟浑身一震,他重新握紧手机,尽量不让对方听出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嗯,你好。”

“嗯。。。”袁清依真的很难开口。

陆学伟不急,正好他也需要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是这样的,我的电脑出了点问题,电脑方面我又是个白痴,我想,你是做这一行的,肯定有办法,你方不方便明天过来看看?”

“当然,你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袁清依巴不得他直接拒绝。是他不来,不能怪她吧?

“好的,我反正明天没什么安排。”陆学伟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那先谢谢你了。”说完,没等陆学伟继续说,就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

陆学伟呆呆的望着这突如其来的电话,久久不能平静,他盯着这个号码,很久很久。这一串数字,牢牢的刻进了他的心坎上。

带着对明天的期待,陆学伟兴奋的难以入眠,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梳洗打扮,想把自己最帅的,最好的样子展现在她的面前。

他反复的换衣服,捯饬头发,在镜子面前反复照。

最后,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像刀刻一般深邃的五官,和来之不易的匀称身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出门。

他把时间也算的很准,11点左右到的,他想:等弄好电脑,就快中午了,正好可以请她吃午饭,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毕竟他是帮了忙的。

5

当陆学伟穿上昂贵的,裁剪合身的休闲西装,神采奕奕的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李月开心的脸都笑成花了。

而这一刻的袁清依,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的撞击了几下,然后,开始狂跳不已。

在多年以后的某个深情的夜晚,激情过后,陆学伟拥着怀里的袁清依,在她的耳畔低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袁清依回答的,就是在这一刻,尽管陆学伟还抱怨说:“你的这一刻,比起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整整晚了两年。”

不过,陆学伟不会真的介意,因为,他们今生终究没有错过。

在袁清依愣神的时候,李月已经热情的把陆学伟迎进了她的房间。

李月的电脑就在床边,出租屋小,没有多余的空间,只能坐在床上才能操作电脑。

陆学伟只能坐下,李月毫不避讳的马上坐在他的身边,这让陆学伟感到很不自在,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不傻,能感觉的到李月对他的好感。

他没花多少时间,就把电脑弄好了,对于他这样的软件行业精英,这简直是小儿科,话说回来,还没人敢把他陆学伟当成修电脑的,她袁清依是第一个。

不过,他陆学伟愿意。

弄好了电脑,李月当然更高兴,说了很多感谢的话,陆学伟都微笑的客气回应。

李月见陆学伟和她说说笑笑,心里有底了,觉得有戏。

她趁热打铁,邀请道:“陆哥,你看,都快中午了,你也辛苦了,要不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陆学伟本来是打算请她们出去吃的,谁知李月先下手为强,这可让陆学伟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时,袁清依也附和道:“是啊,陆哥,就留下来吃吧,李月可是准备了好多菜呢!她做的菜可好吃了,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啊!”

陆学伟看到袁清依也在留他,他一高兴,就答应了。

李月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欣喜的跑去厨房捣鼓去了。还不忘给袁清依一个赞赏的微笑,仿佛在说:“干得漂亮!”

留下袁清依和陆学伟尴尬的在客厅坐着。

陆学伟这下可开心了,终于可以和她好好说说话了。

“新公司还适应吧?”

“还可以,就是离家更远了。”

袁清依其实是指的娘家,而陆学伟以为是指她和她的老公的家。

“那.....?”陆学伟还想问。

“那个,陆哥,你坐一下哈,我去换件衣服。”

一会儿过后,袁清依出来了,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画了淡妆。

陆学伟看的有点痴了,竟然忘了开口问她要去哪里?

还是袁清依先开了口“陆哥,不好意思啊,你们慢慢吃,我这边有点事,我先出去一趟。”

袁清依边说边换鞋,没等陆学伟反应过来,就“砰”的一声,关门而去。

望着关上的门,陆学伟怔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多年的教养告诉他,他现在不能走,他已经答应了留下来吃饭了。

尽管他此刻疯狂的想追出去。

他回头,望向袁清依的房间,门没有关,从他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的粉色的床,他的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他和她,在上面纠缠的画面,他猛地甩甩头,想甩掉这不健康的画面,却是徒劳。

这让他恼怒不已。

正当他自己和自己生气的时候,李月陆续端出香喷喷的菜肴,陆学伟告诫自己,先吃了这顿饭再说。

席间,李月没话找话,问东问西,很是热情,陆学伟都微笑着回应着,还算没有冷场。

不过,聪明如他,是不会放过打听袁清依的机会的。

他不着痕迹的问道:“怎么刚说吃饭,袁清依就走了,是不是我在这里吃饭打扰到她了?”

“哦,不,她可能是去相亲吧,家里催的紧。”

“听说她有男朋友的?”

“是听她说,有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后来好像分手了,那个男的转身就娶了个有钱的女人,这对她的打击很大,所以她离开了曾经熟悉的公司和人。”

陆学伟的筷子差点拿不稳,这个消息无疑太有价值了。

不过,他迅速镇定下来,开始他的表演:“哎,就是啊,感情的事,谁说得清呢?就说我吧......”

“你什么?”这无疑激起了李月的更大的兴趣,见他即将对自己敞开心扉,觉得他会不会也喜欢自己呢?

陆学伟如此聪明,怎会不知道李月的心思,他暗想:对不起,要让你失望了。

“哎,我也是,情路坎坷啊,接连谈了几个女朋友,都没有走到最后,有些心灰意冷。”

李月听了,刚要表明自己或许是最佳人选,陆学伟是不让她有机会把话说出来的。

他继续说道:“我一直爱着一个人,爱的很辛苦,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今生今世,可能只有力气爱她了。”

李月听到这里,瞬间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陆学伟面带痛苦,他看着李月气馁的样子,知道自己成功了。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阵,便草草结束这顿饭了。

陆学伟吃完饭,迅速借口离开了。

李月也就没有多挽留,她没心情了。

6

陆学伟刚下楼,就打电话给袁清依。

他要立刻,马上见到她。

他绝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绝不!

“喂,”当听到袁清依清脆的声音,陆学伟的心都酥了。

不过,他迅速冷静下来,开始“兴师问罪”:

“袁清依,你把我当猴耍啊?你请我帮你修电脑,结果是别人的电脑。都说一起吃饭了,你却溜得快,你太不厚道了,你看我怎么找你算账!你在哪里?”

自知理亏的袁清依只好说出了地址。

“滨河路是吧,那条街上有个叫“回忆”的咖啡馆,你在那里等我。”

“哦!”袁清依只好去等着他来算账。

没过多久,陆学伟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陆学伟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盯着她,他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只想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

袁清依被他盯得心里发怵,支吾着“我.....我....”

“谁的主意?”

“我...我的。”

“你的,你这么闲?你别以为我是傻子,我什么都明白,我只是要你亲口说实话。”

“她真的很喜欢你,我也没有办法,她求我,我也不忍心啊!”

“所以,你就利用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我其实希望你不答应,真的,当时是免提,她听得见,你如果拒绝了,我就有正当理由说:你看,不是我不帮你,是别人不给我面子啊!”

“这么说来说去,是我自找的咯?”

“不,陆哥,你就别计较了吧,你看,和美女吃一顿饭,你又没有什么损失,你大人有大量,就算了吧,我下次不敢了。”

“你说的轻松,就这么原谅你?哦,对了,你刚才相亲,成了没有啊?”

“没有…你怎么知道我在相亲?”

“除了和我吃饭的美女告诉我,还能有谁?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呵呵。”

“相吧!”

“什么?”袁清依蒙了。

“你刚才没相中,现在相我啊,你看我怎么样?”

“你别开玩笑了!”

“我很认真,你看,你单身,我也单身,你还那么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不如操心到底,直接收了我吧!”陆学伟不依不饶。

袁清依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好转移话题“你觉得李月可以吧?她真的很喜欢你的。”

“提起这件事我就生气!哦,对了,我还没有原谅你呢?”

“好,好,不提了,你要怎样才原谅我?”

“今天晚上,我和几个哥们聚餐,每次聚餐我都一个人,免不了都会遭到哥几个的嘲笑,今天,你陪我去,帮我充充门面,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假扮女友?”

“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去就去,不就一顿饭吗?”

7

两人出发去市郊的度假村,开始袁清依还和陆学伟聊得起劲,

慢慢的袁清依迷迷糊糊睡着了,陆学伟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袁清依,一种幸福感填满了他的心房,他把速度放慢,再放慢,生怕打扰了她。他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就一直这样开下去,开下去。

他们是到的最晚的,免不了几个哥们要罚他的酒。

今天,陆学伟高兴,就没有推辞,就一直喝。

这让袁清依很担心,这样喝下去怎么行?

她不断的挡,可挡也挡不住,自己挡了两杯,就觉得晕乎乎的呢,不敢再逞能。

吃完饭,就有服务员来引他们到一个豪华房间,一个哥们告诉她,他们经常来吃饭,喝酒,完了就在这里歇一晚,服务员都很熟悉了,房间也是留好了的。

由于今天她的身份是他的女朋友,服务员自然只给他们一间房。

进了房间,袁清依把陆学伟扶到床上,谁知,刚一到床边,陆学伟顺势一带,就把她压到身下,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场景让袁清依很害怕,她使劲挣扎,几乎要哭了。

陆学伟的酒量很好,他其实并没有多么的醉,几分真,几分假。

当他看到袁清依害怕的样子,他迅速放开了她。

她一挣脱,就往门口冲去,准备逃离。

“别走,都这么晚了,你出去不安全。”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陆学伟边说边拉住她,把她拥进怀里,开始了他的酒后吐真言。

“袁清依,从两年前的那次聚餐,我就爱上了你,后来,我托王丽,想让她把你介绍给我,可是,她却说你有男朋友了,你们好的很,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当时失望极了,我恨,恨没有早点遇见你。”

“直到那天,我在你们公司看到你的信息,我就立刻想见你。”

“我以为你早已经结婚生子,可李月说,你早已和男友分手。所以,我其实并没有真的生气,反而感谢李月,让我知道真相,也让我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娶到你,和你共度余生,和你白头偕老。”

陆学伟越说越激动,也有了强烈的反应,袁清依感觉到了。

不过,陆学伟并没有要怎样。

袁清依听到这样满含深情的告白,感动的无以复加,这样的男人,不抓住,还等什么?不过,她还是退却了。

“谢谢你的深情,不过,我.....”她还是有些顾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在乎,我喜欢的人,即使离过婚,我也不在乎,袁清依,我就认定你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我会是一个很称职的丈夫,我会让你今生都幸福,请你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可以吗?”

袁清依抬头望着陆学伟,她看到的是,他眼里的深深的爱恋与热烈的情欲,她觉得这个男人是值得相信的,不如,任性一回?

她慢慢的吻上去。

这样的主动,让陆学伟迟疑了两秒钟,他觉得不真实,像梦一样,又比梦更美,更刻骨。

他迅速反客为主,争取主动。

窗外的月亮害羞的躲进云里,树叶在轻轻的摇曳。这个夜晚,分外的柔和。

半夜,陆学伟仍然毫无睡意,他满足的拥着袁清依,低声问道“你知道三笑是什么吗?”

“三笑?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三笑,倾我心。”袁清依缓缓说道。

“对于你,你一笑,倾我心,二笑,倾我心,三笑,倾我心!”陆学伟动情的继续道:“你第一次对我笑,是在王丽家聚餐打牌的时候,我抬了个凳子,在你身边坐着观战,你对我礼节性的一笑。”

“你第二次对我笑,是那天我在你们公司,当我捡起笔,递给你的时候,你对我礼貌的一笑。”

“你第三次对我笑,是在你们公司聚餐的时候,我说,我还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你们女生都转过来看着我笑,你也对着我笑。”

“袁清依,这一生,我定不负你。”

“不对啊,我记得当时坐在我身边观战的,是个胖子啊?还给我指点,偶尔还给我续茶水...”

“我就是那个胖子!”说完又欺身上去。

千言万语,都淹没在浓浓的爱欲里。

今夜,注定无眠。

8

自度假村的那一夜后,陆学伟再也不让袁清依住在出租屋了。他再也无法忍受没有她在身边的,孤枕难眠的夜晚了。

袁清依只好搬到他那里,正式住在一起。

陆学伟还不满意,他天天催着袁清依去领证,说是只有领了证,他才真正的放心,才觉得真正拥有了她的一切。

袁清依挡不住他的甜言蜜语,他对她的好,渗透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这让她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所以,不到一个月,他们就领了证,闪婚了。随后,陆学伟给了她一个浪漫唯美的梦幻婚礼,让她极为感动。也让她的父母很放心。

婚后的几年,两个的甜蜜的二人世界,足以羡煞旁人。

直到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尾声

“哥,你说,我们都这么大了,他们一天天的在我们面前秀恩爱,羞不羞啊?”

“哎,小妹,有啥办法呢?反正我感觉,我们两个是充话费送的,人家是真爱,我们是意外啊!”

听到孩子们的抱怨,陆学伟哈哈大笑。

他觉得,他拥有了全世界。

“你们在说什么?笑的这么开心?”袁清依刚睡醒,慢慢的走了出来问道。

“是不是我们吵到你了?要不你再睡一会吧!”陆学伟歉疚的说道。

“哎呦,受不了了,哥,我们走,出去透透气!你看他们,又开始了秀恩爱了。”

陆学伟才不理会两个小屁孩,他忙着给老婆端早餐呢!

“老婆,来,还是热的,趁热吃,吃了我带你出去玩…”

“那孩子们呢?”

“他们长大了,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啊,你说呢?老婆!”

“嗯!”

袁清依明白,这一生,她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嫁给了陆学伟。

陆学伟也觉得,他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今生终究没有错过。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