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陈词滥调的爱情故事

2020-06-13 10:16

1

今天我也和他分手了,具体是第几次我已经忘了,情绪渐渐开始变得不再清楚,只留下零星的几句话翻着陈词滥调。

我说,分手吧。

他说,那我挽留你,可不可以不走。

我说,我对不起你,我得走。

然后,此处应该有一个街角,我们向两个方向去。

但是我没有,他请我吃了泡芙,我把里面的奶油全部舔掉了,然后留下了半个奶酥皮,递还给他,“再见。”我说。

他接了过来,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了。

我记得很多次,记忆里他总是在分手的时候请我吃泡芙。我尝试过把泡芙吃完,也尝试过不吃泡芙,也尝试过吃一半的泡芙……

无论我怎么做,他都无动于衷的接过我的泡芙纸,无论剩下多少,都扔进垃圾桶,好像我很恶心似的。

我们不算很好,所以离开的时候谁也不觉得很难过,我偶然想要闹脾气都觉得不好意思,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分手,所以当我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挺意外的,好像自己在看一场电影,而电影的主角是自己一样奇妙。

我记得第一次,我没让他请我吃泡芙,他把我送他的手链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第二次,我就吃完了泡芙,他把泡芙纸扔进了垃圾桶,我又觉得不够,第三次,我一口没吃递给他,我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像在看一个死人,然后他把一块泡芙扔进了垃圾桶。

我知道他会这么做,他就是这样的人,挺冷漠的,但是又总觉得他下一次会对我不一样。每一次,都是这样。

但在我分手的第十次的时候,我腻了。

我不想再在一样的天,一样的街头,吃一样的甜度的泡芙,不想再说分手了……也不想再看见他。

然后我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熬到了头,看着他用嘲讽的语气说了一句,分手吧。然后转身,在那家店买了一只泡芙,捧在手上,“给你买了那么多次,我一次都没吃到过。”

然后一口气吃完,嘴上还沾着奶油,他看着我,很久违的笑了笑,“你不会记得我的吧。”

很意外,我记得。

他开始自言自语,拉着我穿梭在人群之中,他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即使问出了问题,“沈如,你是不是没喜欢过我啊。”

“是呀,那么多的日夜,即使把秘密说给星空也不告诉我。”

他继续走着走着,不回头看我,只是轻轻的絮絮叨叨。

不像他。

我张开嘴,忽然发现,我又回到了那个街头,我嘴角轻轻的抖动了一下,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分手吧。”

接着的情景还是一样,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

他还是请我吃泡芙,吃完他带我飞奔,他带我去看海,看街头的灯光,他没有拥我吻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的激情和激情过后的无聊,闪烁的像一个我的星,小心翼翼的签上名字,然后放开了手,“沈如,明天,你可以回答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么?”

还是那么明亮的笑,但我一开口,还是分手。

我突然觉得讽刺,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至少在和他相处的三年里,我很少特别积极的表达,只说一些很必要的话,分不出一些快乐给别人,也分不出给自己,所以他总是听到那些消极的话,一直都是。

现在我逼不得已必须要一遍一遍的说分手了,也没有让任何人觉得不妥,甚至是一开始的自己。

后来的那天,我也没有说出口。颤抖着挣扎着,我也只说的出对不起。他还是没有在意,带我去很多地方玩,我不知道我是害怕说出话来那样不真实的他就会消失,还是因为我心里根本就没喜欢过他。

后来有一天,我们进行过惯常流程,他突然带我去看了场烟花,烟花在他的眼睛里炸开,他说,“沈如,你早就喜欢我了是不是?”

他顿了顿,“我一直很害怕付出,我一直。活着自己的世界里挺好的。直到有一天我出现在了你的世界里。你像是一个木偶一样,只会做指定的事情,但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你的过去。”

他说,沈如,别再骗人了好么。

他说,沈如,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有。”

漫天烟花炸起,他的脸模糊在星光里,我知道,梦结束了。

2

她会说分手吧。她会说对不起。中间那句,我可以自由发挥。

不论我说什么傻逼话,明显都是她错。我承认我还挺流氓的,所以为了抚平心里那点不好意思,我请她吃了泡芙。她也不高兴也不开心。挺无聊的。

所以为了端平心里那杆秤,我把她给我的泡芙扔了。其实没必要。

我可以吃掉的。挺浪费的。

但也没事,还能重来。

再来一遍,我心满意足的吃掉泡芙,然后无聊的问出那句分手的情侣都会说的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是真的想问,我挺好奇的。在一起本来就是朋友介绍的,处的刚开始还会仪式性的做一些事,后来就连仪式感也满足不了两人之间羁绊的需求了,话说的越来越少,当然指的是我,她很少说话。

可能我潜意识里老是觉得,我才是该说出分手的那个人吧,在一段两人的感情里占取道德的制高点,对另一者的任何言语就都挺正当的。

但挺不幸的,她一句话不说,但我全看得到。就连她嘴角勾起,将说未说的那句话我也知道——我喜欢你。

3

有点震惊。

害怕。我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扔了好几次泡芙才缓过来。

我意识到我害怕的时候,踌躇着是害怕她真的喜欢我,还是害怕我听到了她内心的声音,还是害怕我自己——第一个念头是逃避。

逃避挺有用的,至少无聊的夜里,我可以听见她对星空说那些我一辈子都听不到的话,装作若无其事,装作我挺正常的。

但我跳不出去。我做任何事情,那一天过了,我还是在那个街头,把男人的尊严摁在脚底下,被她分手。

所以我开口说了,我告诉她,我说我听得见你的声音,我问她,你是不是喜欢我,她没有回答我。

但是时间线回到了开头。

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游戏,我可能要喜欢上她,才能脱离这个游戏。

挺可笑的,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没啥反应淡淡的,只要不说出那四个字,夜就会被无限拉长,我挺高兴是和她而不是其他什么人的,我知道她的喜好,我的喜好。我们没什么感情,但是我们挺熟的。

所以我带她去玩了,没什么原因,无限轮回的时间里,我只认识她,作为一个人,我知道,人不和人交流是会得病的。。。

开玩笑的。

我其实挺喜欢她的,吧。

她很少生气,淡淡的,好像活在人群之外,又璀璨的在人群中耀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她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拿起麦克风,唱一首挺老的苦情歌。我不太懂苦情歌,但情绪挺真的,一个包厢的人,只有她是来唱歌的。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她给我写过诗集,一个月天天写,后来我们住一起就没有再写过,她也没给我看过。我生日的时候她送过我一页,挺平淡的,应该是她那个时候对我的感觉吧。

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索然无味的,不仅是她,也是我的生活。

泡芙如果先吃奶油,再吃外皮,是会腻的。

然后她就离开了,分分秒秒一直离开,也没再回来过。

终点,还是开始。我觉得自己挺通透了,其实也不太想耽误她。再带她看一次烟火吧。

就再明亮一次。

万物簇拥着最亮丽的生命来袭,然后昙花一现般的离去。

留下一句我听的挺真切的,用耳朵听的。

我喜欢你。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