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后跟的声音

2020-06-11 14:03

拖着疲惫的身子,我慢慢悠悠在回家必经的小道上,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

“唉!我真是天生熬夜加班的命!”我自言自语,边走边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家里离公司很近很近,今晚下班虽晚,却约摸十分钟即可到家。

不知不觉,此刻天上厚厚云层飘过,恰将月光完全遮掩,我只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没了月光,路上的光线虽更暗了,但是好在还有路灯。

不过今晚的路灯也变得虚弱了,似乎电压不稳定的原因,忽明忽暗,闪动间,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暗时,周围一切都模糊了,说不出的怪异,明亮时,如隔一层玻璃看周围,只能勉强看清一下路况。

加上这段路是在郊区的居民区,位置相对比较偏僻,在这个时间段,根本少有车辆行人经过,融合着周围寂静的诡异的环境,饶是如我一般年轻气壮的小伙子,仍感觉到这条街道的气氛有几分渗人。

“啧啧,以后没有必要,还是不要加班到这个点了。”

不由自主的,我脚下的步伐加快了,心里叫苦,看着周围两旁的民房,大多已熄灯,偶有几处几丝萎靡的台灯光线散发出来,让我仍然相信着,我周围还有人家存在。

随着步伐越走越快,我的心跳愈发不受控制,额间的冷汗忽然不受控制冒了出来,向来不怕黑暗,喜看鬼片的我,今晚竟然面对着这条走过无数遍的街道,如此的心虚!

“咚咚咚咚……”因为,我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但这“咚咚”的声音,似乎又不像是我的心脏发出的,更似一种坚硬的物体,在敲打着地面而发出。

我每抬一次脚后跟,这声音便跟着响起来!

突如其来的察觉,使我的呼吸此时此刻都变得急促了,周围的气温好像陡降,让人呼吸都变得困难。

我试图停止脚步,但脚步一停,身后那敲击地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我不敢多想,陡然间遇上这种灵异,我只能使劲的往前走着,头皮发麻,但身后的那“咚咚”的敲击声一直未曾停止,貌似我走的越快,那声音出现的频率也愈快!一直在跟着我。

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现如今却如同孩童时期一般,在夜里独自醒了去尿尿,摸着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着自己!

那是一种对黑暗,对未知的敬畏与恐惧!我甚至敢肯定,今晚我肯定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但是现在我身后的敲击声却是真实存在的!

我很想鼓起勇气往身后一探究竟,但是一身的鸡皮疙瘩,让的我身体所有肌肉都是僵硬了起来,根本无法转头,又想起了一些老人家曾说过的教训:半夜走夜路,千万别随意回头!因为运气不好,可能会看见鬼!

心里面陡然升起这个念头,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搞笑,不过我的冷汗,却已湿透了衣裳,这比剧烈运动后还要剧烈。

“哒哒哒哒哒哒!!!”尖锐的敲击地面声音,越来越大,我的耳膜因此都快要破碎,全身亦变得无力!

“我要完蛋了么!”

以前看鬼片时,总是嘲笑里面的人物见鬼不知所措,任鬼去撕咬,但是如今的我又何尝不是?竟然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欠奉,更不用说放开所有的向前奔跑了。

不能回头看,那我低头看,会不会有事情?

我心中猛然升起这个念头,人在感觉到危机时刻时,不可能对危机置之不理,如我现在,我的脚后跟总有声音跟着发出,那么我亦忍不住想看清楚什么东西再跟着我发出声音。

我猛然间停止了脚步,脑袋往脚底下一看!

一张披头散发,血肉模糊,带着疯狂笑意的年轻女子,正在我的脚下盯着我!

她的脸有多道疤痕,疤痕又因触碰而破烂,里面渗出黄色的液体……

另外,女子并没有双足,她的两条腿已被斩断,仅有两根巴掌长短的森森白骨在支撑她行走!

原来我我脚后跟发出的声音,是这女子腿骨敲打地面的声音!

看着她疯狂的笑脸逐渐向我的面部靠近,我感觉到天旋地转,再想挪动脚步,却沉重如铅,动弹不得丝毫。

“啪!”

一只东西,忽然搭在我的肩头。

我再也忍受不住,“啊”的一声大喊出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住搭在我肩膀上的“东西”。

“小伙子,不要怕,你看看我是谁?”一道苍老的声音,冷不伶仃在我身后响起。

经过我手掌的亲自触摸,我发现搭在我肩膀上的是一只“手”,虽然已经冰凉,但至少不是我想象中的无肉骨爪,这让我恐惧稍减,加上老人的声音充满关怀与慈祥,我竟是真的转过了头,看向身后。

只见我的身后,是一名老人,老人佝偻着腰,一身白色太极服,脸上皱纹斑块遍布,看起来极为苍老,他左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右手柱着一根拐杖。

此刻,他正慈祥的对我报以微笑。

见到这是实打实的人,我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是放松下来,险些坐在地上,从刚刚跟随着我脚步而发出敲击声的东西来看,显然不是眼前这老人所为,毕竟人家还柱着拐杖呢,怎会跟的上慌乱中极速前行的年轻人?

“老大爷,刚刚吓死我了!有一个……”身为人类本性,见到同类后,我立即倾诉为快。

老人家摇头直接打断我说话,笑道:“年轻人,晚上少走夜路!走多了,终归不好!”

“我以后绝对不走了!谢谢您啊!老大爷!”

我的内心总感觉着,若非今晚不是碰见着老人,很可能真的就被那“奇怪”的东西给整着了,因此对老人充满了感激。

“快回家吧!很晚啦!”老人自顾自说了一句。便不再搭话,反过身子,一瘸一拐,渐渐没入黑暗。

我心有余悸将额头的汗水抹去,继续回家,但这一次,遇到老人家后,脚后跟再也没有那奇怪的“撞击”声了,耳旁也没有了喘息声音,一路平安,十分钟的路程,我却如同走了一辈子那样遥远,终于是回到了家。

其实所谓的“家”,是我租赁的一间民房,这民房属于上个世界末的老式房子,一层楼可住好几户人家,一共有五层,但无奈一个打工仔经不住房租便宜诱惑,加上离公司近边,我还是选择租在了这里。

远远看去整栋楼,似乎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充满着古怪的味道,我的房间,住在三楼,还未上楼梯,我便听见一阵“哐哐哐”的响声,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家时,妈妈剁肉骨头给我熬汤时的情景。

尽管有些吵闹,但是一路走来的寂静总算让我听见了些吵闹,有了些“人味”,我的内心其实也是乐意的,便不再去计较这声音的来源。

回到五十平米的家中,我才发现,那类似剁菜骨头的声音,是来自我隔壁的老张家,但没十分钟,那声音便终于停止了。

我尽情的开大着淋雨的喷头,洗了将近半个小时澡,浑身发热,然后一天的劳累袭便全身,很快在床上便沉沉睡着。

不过,这一夜,我睡得并不舒服,我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个梦,梦中,自己无限次重复着走在回家的道路上,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跟着我,在枕头边,喘息声音不断,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后来我又看见了慈祥和蔼的老人,他正对着我笑。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一阵剧烈的鞭炮声音所吵醒,在本地,若非过年过节,一般放鞭炮的情况只有两种,要么,是白事,要么,是红喜事。

“可能是谁家要娶亲吧!”我心中想,“早点去祝福祝福,说不定还可以讨个红包。”

我迷迷糊糊起了床,伸了一个懒腰,心里盘算着,昨晚受了惊吓,今早上就去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好好补一补也不错。

洗涑完毕后,下了楼,与一些认识的邻居打了招呼,返回去公司的路上,早上看起来,这马路虽然破旧,但却一点也不渗人了,很难想象,昨晚我是在这一条路上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走了不久,忽然我看见不远处有一人家门口,满地鞭炮钱纸,站了不少人,还有几位披麻戴孝的人,想来就是逝者的亲属了。

“还以为是有什么喜事呢。”我心中一阵怪异,原来是有人西去,我默哀片刻,算是对逝者的尊重。

“唉!老王这大好人也走啦!他这人和和气气的,邻居谁不计他的好?不过终究没有熬过去这最后的一道坎!”

“可不是嘛!前几天我还去他家看望过他!他那时候就靠氧气瓶维续生命,唉……真是可惜了!”

我正路过这白事人家,听着这些街坊邻居如此议论,不由得好奇不已,大家口中的大好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下意识的,我朝着逝者的灵堂看去,这一看全身却如同坠入冰窖,五雷轰顶,当即愣在原地!

只见那灵堂上挂的照片,不正是昨晚我在街上遇到的那位慈祥老人么?他那个时候明明还能走路,怎么早上就故去了?

这个念头一升起,我猛然觉得不对,因为刚刚我分明还听到有邻居说,前几天时,老人只能靠挂氧气瓶维生,不可能还能夜间一个人出来行走!

我抹了一把额间的汗水,再次远远看向老人的遗照,却见老人的照片似乎活了一般,正在对着我笑,正如昨晚对我的笑容一模一样。

“老大爷,谢谢你!”我鬼使神差的,去了老人的灵堂前,也不害怕,上了一炷香。

众人皆在议论与悲哀沉痛中,对我这么一个上香人,自然也未深究。

不过我却知道,昨晚,的确是经过老大爷家门口时,老大爷救了我,不然我自己都不清楚要被那东西折腾成什么样。

不过那时候的老大爷究竟是灵魂呢?还是回光返照?也许,一辈子都没有告诉我这个答案。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