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请上座

2020-06-10 16:03

1

霍启安这辈子当过两次老大,一次是靠他爹,一次是靠他媳妇儿,靠他爹这事儿认识霍启安的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靠媳妇儿这件事儿就是和他过命的兄弟都只是了解个七七八八,你要是再追问,霍爷只会赏你一个字“滚”。

霍启安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海城这一片的大哥了,那个时候正是非主流刚流行开来的时候,霍启安为了跟风烫了爆炸头,红红绿绿的颜色往头发上倒了一堆,缠着他二舅给他买了炫酷的冲锋车,每天下午三四点别的同学都还在听老师“之乎者也”,霍大少就骑着摩托顶着一头花花绿绿驰骋在海城的街道上了。

霍启安他爸是海城的知名企业家,家里有钱,当别的同学还在好奇东方明珠长什么样时,霍启安艾菲尔铁塔都见了好几遍了。

家里有钱有势还是独子,巴结的人便多了,就是最凶的那个灭绝师太见了也是笑的牙不见缝,霍大少那时候还是很飘的。

霍大少那时候的人生准则便是,骑最炫的车,喝最烈的酒,泡最靓的妞,前两条还好,每次出来什么新车霍启安便会去他二舅家串门子,不出一周新车就会停在他家车库了。

最烈的酒嘛,霍启安也跟着他二舅尝过一次,那个古怪的老头小气的不行,他就小酌了一杯,再讨那老头是死活不给了,说是他孙女特地孝敬他的,给他一杯已经是看在他二舅的面子上了。不过那酒后劲的确足,霍启安就喝了一小杯,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才醒来。

但是这最靓的妞,霍启安横行霸道好几年,后座上的女孩换了没有上百也有九十了,但就是不对霍少的胃口,美则美矣,毫无灵性。这人啊,一有钱就想找找那个最好的,锦上添花,才能完美。

2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姜酒出现的时候霍启安脑子里便冒出了这句话。

遇见姜酒的那天对于霍大少来说不过是一个寻常的逃课日子,后座上带着隔壁班学跳舞的那个妹子,肤白貌美大长腿,小腰盈盈一握,说话轻声细语的,拐了几个弯搭上了霍大少这条线,自是端着国民女友的架子,乖的不行。

霍启安在海城横行霸道惯了,看谁都是不放在眼里,因着他爹的缘故。街头街尾的那些小流氓都买他面子,即使偶有摩擦也是和和气气的一笑就过了,从来没有正面杠上过。

谁知道那天偏偏有个不长眼的偏偏要往霍大少眼前凑,搁平时霍大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谁料那天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毕竟是霍家的独苗,将来也是要继承他爹这份家业的,十八九快二十的小伙子了,一点不让人省心,每天不是玩机车就是逃课,不上正道,他爹也是看不下去了说了他两句,谁知道这小子还是个脾气硬的,"啪"的一声摔了门就出去了,顺道带上了新晋小女友。

霍大少正在气头上,车骑的飞快,耳边只听得呼呼的风声,小女友坐在后座吓得不敢吭声,只默默地抓紧了霍大少的衣服,怕一个不小心便被甩了出去,小女友一直心惊胆颤着,内心默默祈祷耶稣圣母玛利亚的庇佑,结果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小女友便失去了意识。晕过去的时候小女友脑子里只飘着一句话“我忘记拜玉皇大帝了。”

3

等霍大少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事了,七大姑八大姨一群拐着八个弯的亲戚都站在霍启安身边各种嘘寒问暖,那劲儿比自己儿子受伤了还要操心。

霍启安冷眼看着这帮人在他面前上演各种苦情剧,眉头不禁皱了皱,想着这群人的声音真特么的难听。

“撞我那人呢?”

“啊”

“啊什么啊,人……?”霍启安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话还没说完,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进来一个人,手里提着些东西,霍启安寻声望去,来人大概有1.73的个头,穿着黑色的体恤,头上戴着棒球帽,头微微垂着。

霍启安看不清来人的神色,但是看着众人的神色也明白了,原来罪魁祸首在这。

但是看着他这幅拽拽的模样心里憋着一口气,心想我都被你撞成这样了,你还一副拽拽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霍大少越想越气,中二的脑子一抽,一句话惊呆了众人:

“老子被你撞成这幅模样了,以后找不着对象谁给老子生儿子?”

这句话一出,四周顿时静了下来,众人心里默想“霍大少脑子被撞坏了。”

空气安静了几秒,霍启安的脑子这一刻也回来了,“这张犯贱的嘴啊。”

霍启安还没想到该怎么收场时,安静的房间里想起一句话。

“我生。”

这个时候的空气已经不能用安静来形容了,众人憋着一口气默默地看着这两人,这两小祖宗是要干嘛?

“一个男的怎么生?”霍启安翻了个白眼,看着离他病床不到两米的少年。

霍启安看着面前的少年取下棒球帽,一头青丝披散下来,微微抬起头,一双水盈盈的眼睛望着他,但是霍启安却从中看到了一抹不该属于这双眼睛的冷意。

“原来是个女娇娃,是我看走眼了。”霍启安想到。眼前的人无疑是好看的,甚至比他以往遇见的女孩子还要好看,特别是那双眸子,清亮的惊人。

“我叫姜酒。”

霍启安听着眼前的少年,噢不,应该是少女才对,心想这名字还和她挺配的,又辛又辣。

霍大少虽然心里这般想面上却是不显的:“姜酒是吧,既然你撞了我,那么这几天就有劳你照顾了。”

姜酒是吧,坑了我霍启安,还想耍爷的威风,小爷要让你清楚清楚小爷“海城小霸王”的称号不是白叫的。霍启安暗戳戳的想着这几天要怎么好好收收这个小辣椒,甚至已经看到了姜酒的惨样,嘴里不禁哼笑出了声。

众人跟看啥子的表情看着床上的霍启安:“霍少的脑子真的被撞坏了。“”

“看什么,都要留下来伺候我不成!”霍启安看着这帮七大姑八大婶下了逐客令。

4

等众人再次对霍启安一通嘘寒问暖之后,转过头又叮嘱了姜酒一番之后,才转身离开。

霍启安看着众人都走了,转过头来对姜酒一挑眉:“小酒儿,去给爷接杯水去。”霍启安贱兮兮的吩咐着姜酒。

姜酒听了这话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去倒水了。可是等水接过来,霍启安的中二病又开始犯了,一下子不是热了就是凉了,绕是姜酒这般淡凉的性子也被磨出了一丝不耐烦。

其实姜酒哪里会看不出来霍启安是在存心整她,但是她撞了他本就理亏,不过是被这个纨绔少爷指挥做些杂事罢了,姜酒想她还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

在第十七次霍启安硬说姜酒端过来的水太烫了的时候,姜酒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姜酒不想再听霍启安的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决定要教霍大少好好做人。

“啪。”

水杯重重落在柜子上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给自己做美甲(其实在啃手指头)的霍启安。

霍启安这才抬头赏了姜酒一个眼神,左边的眉毛微微挑了挑,端的是风流倜傥,眉眼之间尽是慵懒。

得,小辣椒被惹毛了呢。

“喝。”霍启安看着姜酒的神色,眼前的人似是不愿与他多说一个字,冷冷的眼神射过来,霍大少还真有一种被唬住的感觉。

但是霍启安是谁啊,那可是“海城小霸王”,霍家的太子爷,被一个小丫头唬住这种事霍大少才不会承认呢,所以即使姜酒的眼神再冷,语气再硬,霍大少还是梗着脖子反抗

“太烫了!”

“你刚刚才说水太凉了?”

“是吗,那就是太凉了,换杯热的去!”霍启安再次指挥到。

看着姜酒依然站在床前不动,霍大少此刻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怎么滴,感情他霍大少说话不好使了。

“哎呦,我的腿好疼啊,姜酒你是不是把我的腿撞折了?”说这话的时候霍启安还偷偷瞄了一眼姜酒的神色,见她还是无动于衷愈发变本加厉起来。

“哎呦呦,我的腿,要断了要断了!”霍启安还在这边呻吟着,那边的姜酒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都说这霍大少是被娇宠坏了的,三代单传,霍家一大家子都恨不得把他当眼珠子供起来,如今看来这霍大少不仅是被娇宠坏了,更是戏精上身。

“腿?不是已经截肢了吗?你还有哪个腿?”姜酒凉凉的开口道。

“什么?”霍启安听到这里突然不淡定了?

被……被截肢了?

这一刻的霍大少悲从中来,不可言喻,他霍启安,堂堂海城小霸王,霍家的长孙,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居然没腿了?

那他还怎么骑车,该怎么泡妞,那个老被他笑话的那个跛子混混肯定会笑话死他的,人家只是跛了,自己直接没腿了,想到这里,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霍大少眼眶也开始红了,眼泪要掉不掉看的姜酒一阵心惊。

得,玩过头了。

姜酒忍不住扶额,这霍启安莫不是个傻子吧,这也能信,难道腿在不在他感觉不到,实在不行就不能摸一下。

她随口一言就把霍小公子吓成了这幅模样,到底是说他单纯的,还是说他没脑子呢?但是看着霍启安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姜酒还是心虚了一把,毕竟错在她,现在认错还来得及吗?

姜酒刚要开口说她是闹着玩的,想吓吓他罢了。

“我刚才……”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就被打开了,护士拿着托盘走了进来。

“换药了。”护士说着便要掀开被子。

刚才还神游天外的霍启安突然一巴掌拍开了护士的手。

护士被拍的一脸莫名奇妙。

“滚出去!”霍启安冲着护士吼了一声,护士没有动,霍启安又重复了一遍“出去”,仔细听声音里还有一丝哭腔。

“闹什么闹?”姜酒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霍启安这幅模样还是自己害得了,上前一把掀开被子,霍启安猛的闭上了眼睛。

“护士,上药!”姜酒转头对护士道。

腿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霍启安这才感觉到不对。

小腿???

霍启安轻轻掀开一点眼皮,两条笔直的还腿好好的在他身上。

“呼,腿还在!”霍启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都是那个死丫头,吓死他了,想着,霍启安一个眼风扫过去,姜酒还在护士身边认真的看着护士给他换药。

还算有点良心,霍启安的嘴角还没来得及上扬,突然想到刚才都是这个死丫头害得他虚惊一场,心情一下子又不美好了。

护士换好药转头对姜酒嘱咐着什么,姜酒一直在点头,把护士送出门后,姜酒转过头对霍启安道:“中午要吃点什么?”

“哼!”霍启安轻哼一声,头一撇不理她了。

“哎,我真不是故意的!”姜酒解释道。

“哼!”霍启安依旧哼了一声。

“喂!”姜酒用指尖戳了一个霍启安的肩膀。

“我真没想到你信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姜酒开始哄道。

“再说了,腿在不在你难道感受不到吗?你是不是傻?”姜酒还在碎碎念中。

霍启安猛的转过身来,眼睛瞪得溜圆:“你说谁傻?”他躺了这么久,腿早就麻了,没有知觉也是正常,再说了她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他哪里会想到是在骗他。

死不悔改,错上加错,罪加一等。

“吃什么?”

霍启安刚要嘴犟说不吃,可是肚子不合时宜的一声响让霍大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呵呵。”一声轻笑响起。霍启安的耳朵刷的红了。

“皮蛋瘦肉粥,其余的你看着买点,别忘了带一瓶可乐!”霍启安看着姜酒笑吟吟的望着他。不禁催促道。

“快点去,磨叽什么!”

“可乐算了吧!”说着转身出门了。

5

自此,霍启安和姜酒的鸡飞狗跳,斗智斗勇的日常拉开了帷幕。

“小酒儿,去给爷削个苹果!”

姜酒把苹果洗好递过去。

霍少爷看着红彤彤的苹果炸毛了:“削苹果,懂不懂什么叫削,把皮去了。”

“小酒儿,爷腿疼,给爷捏捏!”

“小酒儿,爷想去洗手间!”霍启安看着姜酒微红的耳朵,心情一阵好。

霍启安养病的中途,那个被摔下车的小女友也过来过一次。小女友擦伤了腿,不严重,但是毕竟是跳舞的腿对于腿的看重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

为了生命安全,小女友决定远离霍少,保护一双美腿,于是匆匆来看过一次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后来在学校里见了也只当是不认识。

“霍少眼光不错呀!”姜酒看着匆匆离开的美腿姑娘,顺手把刚削好的苹果递过去。

“海城小霸王,人帅眼光高,不是说说而已。”霍启安接过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

“小酒儿,你把我女朋友弄丢了,你要不要给我赔一个?”霍启安啃着苹果一遍口齿不清的问道。

“嗯,赔,等我以后遇见漂亮姑娘了,第一个就介绍给你认识。”姜酒说的认真。

“小酒儿,我发现你就长得挺漂亮,要不,你把你自己赔给我吧?”霍启安试探的问道。

“我去给你叫护士?”

“为什么?”霍启安不解的问道。

“有病,吃药!”姜酒凉凉的道。

霍启安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姜酒是在说他有病,霍少爷不开心了,苹果也不要吃了,剩一半的苹果塞进姜酒手里,霍少爷蒙过被子去生闷气了。

姜酒觉得霍启安挺好玩的,虽然有大少爷的脾气,但也不是很讨厌,遇事懂分寸,虽然很爱逗她,但是没有坏心眼,而且很会把握度,会让她哭笑不得,但确不会让她真真生气。

“喂,真生气了?”

霍少爷很生气,霍少爷不要理你。

“要是你二十五岁的时候还没有找到媳妇儿,我就把自己赔给你?”

“说话算话。”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嗯。”

霍启安这才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道:“我才不是看上你了呢,我是害怕你把我腿撞坏了,别人嫌弃我。”

“嗯。”姜酒笑了笑。

霍启安总共住了一个月才出了院,出院那天七大姑八大姨再次提着东西来看望,霍妈妈也来了,霍妈妈盯着姜酒看了一会儿笑了笑才转头看向霍启安。

姜酒看着霍妈妈朝她笑,也礼貌得笑了笑。

姜酒看着霍家把霍启安接走才离开。

“儿子,你看上那个姑娘哪儿了?”霍妈妈在车上忍不住八卦道。

“谁说我看上她了?”霍启安才不会承认呢。

“那你干嘛不让我们来看你,护工也不让请,就要那个小丫头?”霍妈妈就这一个儿子,一大半心思都在他身上,怎么会看不出儿子的心思。

“你小时候还和酒酒互相看不顺眼呢,还说像酒酒那么野的丫头根本嫁不出去?”霍启安听着霍妈妈的碎碎念一头雾水。

“我们小时候认识?”

“可不是,那个时候还说要给你俩定娃娃亲,结果你死活不同意,还把人家小姑娘的辫子揪的松松散散的,奥,对了,你的大门牙那次不是还被那小丫头推了一把磕在地上掉了吗?”

霍妈妈这么一说,霍启安突然想起来了他失去的大门牙,也想起了那个推她的野丫头,可是野丫头长大了还挺好看的,推就推了吧,反正是他媳妇儿推得,他也没什么意见。

姜酒在霍启安二十岁的时候出国了,她的父母早年就移居加拿大,她这几年一直跟着爷爷生活,这次姜父姜母过来就是要爸姜酒和姜爷爷接过去。

临走的时候拜访了一众好友,自然也去了霍家,这是姜酒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来到霍家,不愧是海城首富,四层的别墅带着小花园,院子中间还有一个不小的喷泉。

两家的大人坐在一起叙旧,时不时地还会提起霍启安和姜酒小时候的事。

“当初若不是这个臭小子不愿意,酒酒就是我孙媳妇儿了。”霍爷爷说着还敲了敲霍启安的后脑勺。

姜酒也是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情况?为什么拐过来拐过去她都逃不开霍启安媳妇儿这个称呼?

姜家一家离开前,霍启安还拐了个弯把姜酒叫出去了:“姜酒,你可是要做我媳妇儿的,可不能跑到国外去就跟别人跑了?”

“知道了!”姜酒忍不住扶额,八字没一撇的事,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不过姜酒还是压不下心中的那一抹欣喜。

6

霍启安再一次见到姜酒是在他二十五岁的生日宴上,这个时候的霍家已经是国内排的上号的企业,而霍启安也成为了海城为数不多的黄金单身汉。

长得好,有手腕,没有绯闻,总是有许多漂亮的小姑娘想要登上霍夫人的宝座,结果通通铩羽而归。

听知情人说小霍总有个心尖尖上的人,可是人们盯了这么久,也没看到传闻中的人,有些歇了心思的又开始蠢蠢欲动。

霍家这次举办的生日宴不仅仅是为了给小霍用庆生,更重要的是霍家集团的交接仪式,这两年,小霍少进入集团,雷霆手腕让众人心惊,当初那个一天打架闹事,无法无天的霍大少好像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这次交接仪式过后,属于霍启安的时代才算真真到来。

霍启安宴会上喝了不少酒,太阳穴隐隐作痛,向众人打了声招后便去后花园吹风。

夏天的夜晚星星特别的亮,霍启安看着夜空,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姜酒,她的眼睛也特别亮,就像这星星,他第一次注意到她便是因为她的眼睛,明亮中带着一丝狡黠,还有三分冷漠,但当她笑起来后,最漂亮的还是当属那双眼睛,盛满了细碎的星光,像是一坛清酒,让他恨不得溺死在里面。

“霍少爷想什么呢?”声后传来清亮的声音,霍启安转身。

月光下的女孩亭亭玉立,站在那里语笑嫣然,一双清亮的眸子盛满了细碎的星光。

霍启安轻轻勾了勾唇,唇边溢出一声轻笑声,薄唇轻启:“你回来了啊,姜酒。”

番外(求婚)

霍启安的求婚让姜酒有些憋屈。

别人的求婚要么是在女主化上美美的妆后,在旋转餐厅喝着红酒,对面摩天大楼上循环播放LED,然后浪漫到全城的人都为之羡慕。

要么在蛋糕里嵌一枚戒指,在女主角吃到后轻吻女主,然后深情的诉说相思之情,俗气虽然俗气了点,但是还是可以和浪漫挂上钩的。

但是……

姜酒绝对不会想到霍启安的求婚居然是威逼,是的,你没有听错,是威逼,而且没有利诱的那种。

“姜酒,你说给老子生孩子的话还作数吗?”霍启安在一次接姜酒下班的途中冷不丁的出声。

姜酒:⊙∀⊙

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老怎么好意思现在拿出来说。

“我什么时候……”姜酒还没说完就被霍启安打断了。

“姜酒,你反悔,你说话不算数,你信不信我告诉爷爷你五年前就骗我?”

姜酒:霍大少,你这么逗你爸妈知道吗?

“姜酒,你拒绝了我的求婚!”霍启安冷冷的道。

姜酒:⊙∀⊙您老什么时候求婚了。

姜酒在霍启安冷冷的眼神中恍然大悟,奥奥奥,刚才是在求婚昂,可是这很不符合你霍少的格调啊。

“嗯!”

霍启安听到这个字,心情再次飘飘然,他知道她是在回答上一个问题。

番外(少夫人请上座)

霍启安和姜酒结婚后日子过得有些飘飘然,霍少爷沉醉在温柔乡里,然后对公司的事自然而然就有了那么一丝丝松懈,但是商场之上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霍启安这里一次竞标之中被别的公司钻了空子。

霍启安都快要急得脱发了,这次的竞标关系重大,如果成功可以让霍氏再次登上一个新的高峰,机会不是时时有的,错过这次,等下次的机会可就难了。

姜酒看着霍启安着急的模样,问道:“哪个公司?”

“叶氏。”

“叶氏?我有办法!”姜酒一听是叶氏松了一口气。

“什么办法?”霍启安不解的问道?姜酒学的是法律,和竞标这种事根本搭不上边。

姜酒打开电脑,导出一份文件,霍启安匆匆扫过去,都是关于海城及周边几个大城市公司的黑料,其中叶氏的漏税一条,整整十个亿。

霍启安再看别的,居然还发现了霍氏的好几个漏洞,决定完了好好整顿一番霍氏。

“老婆,你简直帮了我大忙!”

霍启安约了叶氏的总经理叶桓把有关叶氏的文件甩在他面前时,叶桓看完后吸了一口气:“霍总年少有为,叶某甘拜下风,这次竞标叶氏会退出。”

霍氏经过这次竞标,几年内公司蒸蒸日上,风头盛极一时,人人皆叹霍总运筹帷幄,商业奇才,殊不知霍夫人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军师。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