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动了你的心思

2020-06-01 19:00

1

“姐,看你发的招聘信息,我能去应聘吗?”朋友圈发出去半小时,向峰的消息过来了。

易晓把翘在桌上的二郎腿收回来,低下头认真编辑信息:“好。”又加一句:“你什么时候过来?”想了想,把后一句删除,改成:“我后天在,下午来面试吧。”

“姐,你怎么想起开健身房来了?”向峰坐在易晓对面,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

易晓心砰砰狂跳,说出的话却淡淡的。

“之前在你们健身房练习,发现健身这项运动很有前景,所以就在自己家附近投资了一个。”

“姐,那你家在哪?”

“烛光园。”

“好巧啊,我也住在那里。”向峰一脸惊讶,为这一点小小的巧合感慨万分,而易晓,在心里笑疯了。

这可真是个单纯的傻孩子!

就像那天,易晓一个人在商业街逛街。老远就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一黑一白。

黑高个在训斥白高个,“发传单就得脸皮厚,见人塞就是了。你这样扭扭捏捏,以后怎么面对客户,怎么办卡?”

白高个头低低的,晶莹的汗水顺着脸颊滴到地上,脸蛋红了一片。

易晓经过两人,顺手从白高个手中拿走一张传单。上面印着:会籍顾问向峰,电话138xxxxxxxx。

第二天,易晓拿着单子去那家健身房,点名找向峰办卡。

见到易晓的向峰很激动,再三确认是真的找他办卡吗?

易晓捂嘴笑:“对呀。”

向峰手忙脚乱的拉着易晓参观器械区、操课房、更衣室,颤抖的拿着合同给易晓一条条解释。

临走的时候,又一直从四楼坐电梯送易晓到一楼。

易晓已经走出去好远,回头还见到他站在电梯门口向她挥手,脸上带着那抹红。

易晓去健身房的频率并不高,但每次都会看到有女会员跟在向峰后面,问,

“帅哥,跑步机怎么调?”

“帅哥,这个力量到多少?”

“帅哥,今晚什么课?”

向峰总是认认真真告诉对方如何操作,之后一本正经的回到自己工作岗位,无视对方热辣的目光。

易晓也不止一次看到,之前那个黑高个,也就是健身房的经理训向峰:“榆木疙瘩,永远也做不了销售。”

每到这时,易晓总是想笑。

她今年30,未婚。父亲的催婚电话一个接一个,就在她考虑要不要租个男友结婚时,向峰挑准时机闯了进来。

所以,她动了开健身房的心思。

所以,她动了向峰的心思。

2

晨曦透过窗帘把屋子照亮。

易晓躺在床上,琢磨着那个“啊”字应该如何出口。突然感到身后的床一颤,一个惊恐的男声发出了“啊”的一声。

易晓转身,旁边的向峰已经坐了起来,看看自己,看看易晓。脸憋的通红,手抓住被子不知所措。

“我~”易晓有些后悔没先声治人。

“我会负责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怎么负责呢?”易晓起身,和向峰脸离的很近。小伙子脸红彤彤,眼神不敢望她。

“娶我吗?”她起了捉弄的心思,咄咄逼人。

向峰脸先是红,后是白,眼神慢慢移到易晓脸上,一下子变的坚定起来。

“好。”

干脆利落的回答反而让易晓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她是喜欢他的。

在得知他要换工作时,动了心思在他家门口开了一家健身房。又把薪资、工作内容调整到比他之前的要轻松。还特意发朋友圈只他可见。

果然,鱼儿上钩了。

易晓本来想着,慢慢来。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虽然,她比向峰大8岁。

可现在,8岁不算差距对吗?

况且,她有钱有颜,又温柔体贴又通情达理。她不信长时间的相处他会不接受她。

谁知,昨晚一次同事聚餐,两个人都喝多了。易晓搀着喝醉的向峰回到小区,看着怀里让人垂涎欲滴的美色,一个没控制住,把他~睡了~

就在刚才,本以为睡过之后可以加快一下恋爱步伐。可话赶话的,就扯到结婚。

向峰狼狈的逃走,易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想的只是一件事:她苦心经营的事,要完蛋了!

果然,向峰三天没来上班。

第四天,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易晓这。易晓点开接听,对方劈头盖脸一顿骂:“你个老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勾引年轻小孩。逼着别人娶你,你要脸不要?”

端着杯子的手一个没拿住,杯子摔到地上,摔成碎片。

“你是谁?”

“我是向峰的妹妹,我哥要娶你,我不同意!”

他真的向家人提出要娶她!

“你哥现在在哪?”

“被我关在家了,你休想再见到他。”对方声音带着尖锐的气。

易晓沉默了一分钟,正在想如何开口去拜访向家人,只听到话筒里传来一阵嘈杂,对方的语气慌张起来,“妈,妈,你怎么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电话匆匆挂断。

易晓找出向峰的个人简历,翻到家庭住址那一栏,记下来,开车奔了过去。

3

“姑娘,你是真喜欢我们家向峰吗?”病床上的女人脸色虽然苍白,但掩饰不住年轻时是个美丽的女人。

易晓有些不好意思,像是自己拐卖了别人家儿子一样,轻声说“嗯。”

“向峰的爸爸当年是个卖菜的,一次在教室外面听到我上课,他说,就喜欢上了我。”

向母眼神越过易晓,平静的看向窗外,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

“当年我爹妈死活不同意,想,一个卖菜的,怎么能娶我的大学生女儿呢?可是他不灰心,没事就给我们家带把青菜,拿点新鲜水果。来了还抢着干各种脏活累活。后来,家里看他条件虽然差些,可人不比别人差,又高又俊,关键对我对我家还好。我俩的婚事就这么被同意了。”

易晓趁说话间隙,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向母。向母接过苹果,咬了一口,又放到桌子上。

“婚后,他果真对我很好。他很努力,凭借卖菜,买了房,又买了车,还开了一个专门针对农业产品的商贸公司。可…”

向母咳嗽起来,易晓立马将桌上的水杯拿到她嘴边,向母摆摆手,接着说下去:

“谁知,老天那么不公平。一场车祸就把他带走。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向峰更是很早就承担了生活重负。现在的生活虽然不算太富裕,可是嫁给他,我从不后悔。”

一行眼泪流了下来,易晓眼圈也有些红,只有身为女人才能感受到其中的感情。

恰在此时,向峰的妹妹向兰拎着刚打的水推门而入,见这情形,禁不住高声叫起来:“你给我妈说什么了?为什么让她哭了?别以为你这几天为我家忙前忙后,我就原谅你抢我哥这事。”

向母赶紧拉拉她,呵斥:“是我和易晓聊天的。而且他俩的事我同意了。”

“妈!”

“阿姨。”

向兰一脸不可置信,易晓张大嘴巴不知如何回应。

“姑娘,这几天我能看出你对向峰是真心的。向兰比她哥小两岁,一直是她哥照顾她,所以对于她哥要结婚这事,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但我知道,向峰也喜欢你,要不然不会和我们提结婚的事。”

听到这话,向兰放下热水壶,走了出去,门重重的被关上。

向峰喜欢我?易晓听到最后一句,心里有些酸酸的。

4

两人的事就这样定下来。易晓带向峰去见父亲。

易家坐落在市中心别墅区,闹中取静的位置,最适宜居住。院中几棵梧桐树高高耸立,黑色铁大门透露出神秘的气息。

向峰拽拽易晓胳膊:“你们家,这么大?”

“嗯。”易晓脸上没有笑容,匆匆向前。

早有接到消息的管家在门口迎接。

“大小姐。”管家恭敬致意。

“我爸呢?”

“易先生在餐厅等您。”

“好。”

恭敬的态度,简洁的回答,把在易晓旁边的向峰唬的一愣一愣。抬起自己的脚步跟在易晓身后。

餐厅里,一个60岁左右,身材挺拔,穿一身深色西装的气质老人坐在椅子上。

向峰赶忙低头:“向伯父好。”

向父没有回应,直直的盯着易晓。

易晓直着脖子,和对方对视。

没多久,易父开口:“这是你要结婚的对象?”

“是。”

干净利落的回答不像是平常的父女。

“他比你小8岁。”

“我知道。”

“你用他故意来气我?”

两人一问一答仿似向峰并不存在。

“他爱我,我也爱他,为什么不可以?”

“你报复我?”

“我只是来通知你!”

撂下这句话,易晓拉起向峰抬脚就走,不顾身后易父愤怒的喘息。

“你和你爸?”犹豫了一阵,向峰开口问这个问题。

易晓停下脚步,站着没动。

向峰紧走两步,来到她身旁,抬眼望去,发现她…竟然哭了。

一时间,向峰手忙脚乱,从口袋掏出纸巾,笨手笨脚的给易晓擦眼泪。

突然的,易晓抱住了他。

向峰擦泪的手停在那里,之后,他同样抱住了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嘴里说着:“别哭,别哭,我不问了。”

易晓的眼泪更汹涌了,她没想到一个比她小八岁的男孩竟然能够理解她。

她抽噎的开口:“向峰。”

“嗯。”

“答应我,等我有了孩子,生完孩子我们再离婚好不好?”

向峰哭笑不得,搞了半天,这是把自己当精子库了吗?

5

两人的婚礼易父没有参加,但易晓看起来毫不在乎。对于两父女间到底有什么过节,向峰没有再问。

很快,易晓怀孕了。

她把向母接过来,将健身房的一切事务交给向峰打理。

“晓,这是妈在菜市场买的一只活鸡,炖汤喝对孕妇特别补。”向母气喘吁吁,手里拎着一只张牙舞爪咯咯叫的老母鸡。

沙发上的易晓立马翻身起来,接过向母手中的鸡:“妈,昨天排骨汤,前天鲫鱼汤,你天天换着花样给我补,我都长胖了。”

说着,用手扯扯自己腰间多出来的两坨肉,撒娇的抱怨。

“胖点好,胖了显年轻。”向母笑呵呵的看着易晓。

向峰在一边插嘴:“妈,到底谁是亲生的,我都说两天想吃韭菜水饺了,你一次都没记着。”

向母白她一眼:“易晓不喜欢吃。”

自打住在一起之后,易晓发现向母是个非常温柔的婆婆。

从不干涉两人的生活,在两人因为一点小事争执时,第一责怪的是向峰。

生活上,什么活都不让易晓插手。做饭、洗衣、扫地、拖地这些家务,总是亲自动手,易晓抢过几次,每次都抢不过。

易晓提出雇个阿姨,但被向母拒绝。理由是,这些都是抬抬手就做好的事,不能浪费钱。

向母还特别关心易晓,哪顿饭易晓多吃了几筷子这个,连着一星期那个菜品一定会出现在饭桌上。

而易晓也会带向母出去逛街,给向母买好看的衣服,还在网上学了按摩,闲下来总会给向母按一下。

易晓经常会想,如果自己的母亲还在,母女之间大抵也该是这种感情吧。

看到两人相处的这么愉快,向峰整天乐呵呵的,对易晓说:“娶她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

他们三个都很快乐,但向兰就不这么想了。

平时她都住校,以前六日可以回家。可现在,六日要到易晓家度过了。

每次来的时候不情不愿,走的时候同样不情不愿。易晓觉得自己的小姑子有些郁闷。

“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去?”饭桌上,向兰第八百次提这个问题。

“等再过过,等孩子出生,上了幼儿园,晓腾出手,我再走。”向母夹起一块鱼肉放到易晓碗中。

向兰筷子一放,“上次说孩子出生再走,后来说孩子满月,现在又推到孩子上幼儿园,我看下次是不是要孩子上小学、中学、大学啊?”

“向兰,怎么说话呢?”向母责怪。

“妈就算在这一直住也没问题啊,这是我和易晓的家,也是妈的家和你的家。”一直没开口的向峰开导妹妹。

“这是你的家吗?这是易晓的家。你住别人家安安心心,我可不安心。等我毕业,我就带着妈回家。”向兰越说越过分。

自打结婚,向兰就一直没有接受易晓,在她心中,哥哥是易晓骗来的。

更可气的是,哥哥竟然不怀疑,而母亲也一心向着易晓。

“向兰!”向母一摔筷子。

“我知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哥哥,但你仔细想一下,这几年我骗过你哥哥吗?我和你哥哥,和妈妈,我们在一起过的开心不开心,你都看不到吗?”易晓耐心的开口解释。

“我。”向兰还要开口争辩。

“我们在一起一直过的很好,除了每次你会挑起那些不愉快的话题。”

向兰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没话可说,易晓夹起一块鸡肉放到易母碗中,向峰悄悄向易晓竖了个大拇指。

6

今晚向峰回来的格外晚,易晓正倚在床头看一本育儿书。

“晓。”自从婚后,易晓拒绝再让向峰喊她姐。

“怎么了?”一阵酒气传来。

“我想报个管理班?”向峰的口气有些失落。

易晓把书合上,放在床头,转头看他。

“我很感谢你让我管理健身房,但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接手这段时间后,我发现我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匹配它。所以,我想。”向峰吞吞吐吐。

自打结婚之后,向峰对她的态度总是有些恭敬。让易晓觉得,自己可能是犯了个错误。

可事态紧急,已经不容她反悔,她已经30,急需一段婚姻。

所以,结婚之前给向峰说生完孩子就离婚是真的。而且,她还会再给向峰一笔费用,弥补他被耽误的这几年。

“好。我支持你。”

许是易晓的回答有些干脆,向峰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个男人了,以后还要承担养家养孩子的责任,当然要多学点东西啦。”易晓笑。

“那健身房?”

“没事,转让就可以了。”反正,现在也用不到了。

后一句话,易晓没有说出来。

“谢谢你。”向峰抱住她表示感谢。

易晓有些希望这个拥抱能长久一些,可想到自己与向峰之间8岁的年龄差,以及当初让向峰娶自己那件事,手放了下来。

7

易父婚后第一次见向峰,是在易晓生下儿子之后。

小小的人身上的皮肤皱巴巴的,眼睛鼻子挤在一起。向峰抱着孩子不撒手,连向母都没有把孩子抢过来。

易父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

“听说是个男孩。”易父声音有些冷淡,完全不像刚做外公的人应该有的反应。

“是的,爸爸。”向峰替易晓回答。

易晓挣脱着爬起来,向母扶着她靠在病床,将孩子放在她身边。

生产的过程很痛苦,尤其她又是大龄,可此刻看到孩子,痛苦瞬间烟消云散。

易晓低头亲亲孩子。

“取名字了吗?”

“没。”易晓头都没抬回应易父。

“叫易知吧,我找人取的名字。”

“易?”

向峰和向母一起抬头,易晓也有些惊讶,“爸?”

“我们家只有一个女儿,第一个孩子姓易,之后你们再要个孩子,再姓向不就可以了?”

再要一个?易晓想都没想过。

向峰刚要开口,向母抢先一步:“行,亲家,没问题。再生个女儿,凑个好字。”向母笑呵呵的看床头的孙子。

向峰也附和:“我们还年轻,二胎没问题。”

易晓却有些疑惑了。

有了孩子,日子变的繁忙起来。易晓和向母整日带孩子。向峰白天上课,晚上回家也会加入到带孩子大军。

六日或两人一起,或带着向母一起去郊外、游乐场游玩。

向兰对易晓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

有时候,易晓在后,向峰和向母抱着孩子在前,看着两人对孩子爱护的身影,她甚至觉得,如果向峰不提离婚,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吧。

8

可离婚终究是被向峰主动提了出来。

是在向峰的毕业聚会结束后,易晓接到向峰的电话,说他喝多了,需要她去接他。

易晓将孩子托付给向母,匆匆开车赶到酒店。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向峰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

女人很高,身材苗条,看起来比向峰小几岁。

易晓低头看看自己穿的大码服装,挠了挠出门没来得及梳的头发。转身退了出去,一个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她忙不迭的说抱歉。

对方的声音却有些惊喜:“易晓?”

声音大到把向峰都吸引过来。

“你?”易晓抬头。

5年不见,她还是很自然的把苏哲认了出来。怎么会认不出呢?她和他在一起了6年,最终他还是把她抛弃了。

“是我,你,你还好吧?”苏哲上下打量易晓。

此时向峰来到易晓身边,看看苏哲,仿佛有些明白了什么。不过,他还是伸手搂过易晓的肩膀,却被易晓悄悄的躲开。

“挺好的。”易晓转身想走。

“我刚从国外回来,一直没找到你的联系方式。”苏哲拉住易晓,后面的向峰推了他一下。

“我是易晓的老公,你是?”向峰瞪着苏哲,身体因为醉酒略微有些摇晃。

“我,我是易晓的大学同学。”苏哲看看易晓,看看向峰,好像有些尴尬。

“走吧。”易晓对于两个男人之间没有理会,低头奔向停车场。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

向峰开口了:“那,是你的前男友吧。”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易晓嗯了一声,表示承认。

“我们长的有点像。”

易晓沉默,抓方向盘的手加了点力。

“我们离婚吧。”向峰说。

红灯,易晓把车停在路口,晚风从车窗吹进来,她的头发有些被吹散。

“好。”易晓同意。

绿灯亮起,车继续向前行驶,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9

向母不同意离婚。

她骂向峰,孩子都有了,你也学成了,现在离婚,是要抛弃结发妻子,是缺德!向峰听着母亲的谩骂,一声不吭。

易晓的心一丝一丝凉下去,连最尊敬的向母的话他都不听了,看来是铁心离婚了。

反倒是她开解起向母来,她说,妈,认识向峰我很开心,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可我和向峰毕竟相差太大,勉强在一起都不会幸福。您就同意吧。

双方都如此坚定,向母只得同意。

她和向峰搬回原来的家,孩子跟着易晓。易晓要给向峰一大笔钱,可向峰说什么也不要。

两人就这样结束了这段婚姻。

但隔三差五,向母总要来易晓这看一下孩子。说是看孩子,但总会向易晓透露一点向峰的消息。

向峰今天去找工作啦,在一家大公司找到设计的职位啦,他的设计得到领导的赏识啦,他升为设计经理,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啦,等等等等。

易晓打心底为向峰感到高兴。同时也很纳闷,向峰为什么没有再找对象,那晚那个女孩到底和向峰是什么关系?

向峰每隔一周来一次,给易晓带生活费,给孩子买东西,带孩子出去玩。

有两次他示意易晓,孩子我单独带着就可以,你可以忙自己的生活。

易晓当时有些不明白,后来一琢磨,想也许是向峰以为她要找对象吧。

她心里暗笑,有孩子就够了,要对象做什么?难道折腾了两次不够吗?

倒是易父,知道易晓离婚之后,竟然什么都没说,还张罗着再给易晓介绍对象,都被易晓拒绝了。

孩子一周岁的时候,易晓带着去易父那里庆生。

易父老了,几杯酒就多了,自己去卧室睡觉。

孩子睡着,易晓去向父亲告别。

到了房间,竟看到父亲一个人坐在窗边在掉眼泪。

她有些惊讶,这么多年了,除了母亲去世那一年,她从没再看过父亲流泪。

“爸?”易晓不知道说什么。

“过来,坐。”父亲拍拍旁边的位子。

易晓坐过去,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冷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父亲的声音很冷静。

易晓想了想,自从母亲去世,父亲从未对她笑过,总是安排她做这做那,她的工作他不喜欢,她的事业他不喜欢,就连他的两任男朋友,他都不喜欢。

易晓点点头,又摇摇头。

有了易知之后,看到身边这个小人哭或者笑。易晓恨不得从一岁到十八岁一直把孩子安排的明明白白,所以,她有些理解父亲,又有些不明白父亲。

父亲沉默一阵子,开口:“当初我以为把所有的都给你安排好,让你按照我的安排去做,对你是好事。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我不该干涉太多。”

“对不起。”高高在上的父亲终于低头。

“苏哲回来了。”父亲转头看易晓:“当初,他很爱你。是我劝他和你分手。”

易晓脑袋轰的一下,最初所有支离破碎的记忆拼凑在一起,事情终于明了了。原来,她没有被抛弃,原来,他是因为父亲。

“他来找过我,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以前那个穷小子了,他说他还爱你。如果,你还对他有情,我就把你离婚的事告诉他。当初你们感情不是很好吗?”父亲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苏哲,向峰,苏哲,向峰。

易晓承认,当初看上向峰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像苏哲,可长久的相处她分得清,他是他,苏哲是苏哲。

况且,她现在爱的是向峰。

“不用了爸爸,你当时也只是为了保护我。”说完这句,易晓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父亲轻声叹了口气。

10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时间可以抚平一切。

她和向峰离婚已经三年,易知现在可以牵着她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她旁边。

每个周末,向峰都很有默契的带着易知去玩。

这周,是易知上幼儿园之后的第一周。

易晓在屋里做饭,听到敲门声,围裙都没摘就去开门。

一大一小站在门口。

向峰看到易知进屋,马上就要转身离开。

小孩却不放心,转头喊:“要和爸爸吃饭。”

易晓点头表示同意,向峰尴尬的进屋。

温柔的灯光照在一家三口,向峰坐在以前他的位置上。

“为什么爸爸妈妈你们不住一起?”易知奶声奶气的开口。

“因为爸爸工作很忙啊?”易晓像往常一样忽悠小孩。

“可幼儿园里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不论多忙都住在一起啊?”易知有些想不明白。

“小知吃鸡腿。”向峰打乱了孩子的问话,易知专心的啃起鸡腿,两个人也很有默契的扒拉起碗里的饭。

饭后,孩子很快睡着。

易晓收拾碗筷,向峰在旁边帮手。

“你,没和苏哲在一起吗?”向峰的话吓了易晓一大跳。

“你,你怎么知道苏哲?”洗洁精挤了一手,她慌忙的用水去冲。

“他不是你的前男友吗?你离婚之后不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吗?”水声有些大,但向峰的声音依然听的很清楚。

“那都是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易晓淡淡的说。

“我和他有点像。”

易晓心一惊,慌忙解释:“你是你,他是他,你们很不一样。”关上水龙头奔向卧室。

厨房一阵安静,正在易晓不知道怎么了的时候,向峰冲了出来跪在她旁边。易晓捂住嘴巴。

“你?”

“易晓,让我追你一次吧?”

“你,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易晓有些恼怒,他什么时候学会三心二意了?

“女朋友?什么时候?”看样子向峰并不像撒谎。

“就是,你上次毕业典礼,和你抱在一起的那个?”现在想起来还有些生气。

向峰猛的从地上起来,眯起眼睛想了一阵,恍然大悟般:“该死的向兰。”

“怎么了?”

“我说那次怎么会在那碰见她,她还带着她醉酒的同学,她借口去厕所,却把同学扔给我。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抱我。”向峰挣扎着解释。

易晓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你是因为这个答应我离婚?”

“你是因为苏哲和我提离婚?”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一起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

“说,醉酒是不是你设计的?”向峰挑起易晓下巴,一语道破阴谋。

“你?你怎么知道?”

“傻瓜,你来办卡那天,我就喜欢上你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比你大八岁。”

“我知道。”

“原来,你喜欢老女人。”

“对,我就是喜欢老女人。”

话未说完,一道亲吻落了下来。空气中流转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第二天,一道尖尖的童音响起来,

“我爸爸妈妈终于住在一起啦!”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