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安经历

2020-05-31 12:05

看了很多传奇故事,心中感叹自己的平淡生活,我一个走遍中国多个城市的保安经历。

从我的各个年龄段讲一讲我这么多年的经历。15岁那年,我初中毕业,在私家武校学习了半年武艺。

说是武校,其实是我的师父王新四从少林寺武校回来后,在家里招收学徒,带着这些有着武侠梦想的人强身健体。

我们都住在师父家里面,一条大通铺铺上凉席睡了我们十六个人。

每天清晨5点半,师父的一声起床哨响起,我们迅速的穿衣起床,3分钟后集合跑步。

我右手边睡的人比我小,叫张元平,才8岁,因为是暑假,他的爸爸让他来这里磨练一下。

起床哨声尖锐的划破了沉寂的空气,我们都起床了,张元平还躺在床上,大大的床上摆了一个大字,师父端过来一瓢井水泼在了张元平上半身。

张元平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右手撑着床半坐起来哭丧着脸说:“师父,我还想睡,我起不来”。

师父手上的鞭子在空中噼的一声,然后说道:“再不起来让你屁股开花”。

师父的身高173公分左右,国字型的脸让人看起来就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上身的白背心勾勒出胸前肌肉的线条,背上印着嵩山少林寺武术学校。

元平看着师父认真的脸慌张的说:“我不睡了,不睡了”。

抓起旁边的裤衩背心套在身上,飞奔下了床加入到我们的队列中。

沿着硬硬的水泥大路,我们根据自己的体力散开了跑。师父说训练是循序渐进的,虽然最终的结果是每个人都要达标。

但是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一锅煮对于体力好的徒弟太浪费了。我处在队伍的中间,师父骑着摩托车跟着我后面的几个徒弟,其中就有一个是元平。

师父对着元平喊叫道:“不要走路,小心我拿鞭子抽了,不要脚后跟着地,跑时间长了脚会痛,用全脚掌着地。”

可怜的元平虽然还小,可他的爸爸也骑着自行车来了,他的爸爸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

家里人的逼迫,让小小的元平没有退路可走,没有温暖可言。

跑完步,回到师父家,师父的妈妈已经弄好早餐了,洗漱完,拿着各自的碗,围着两个大圆桌。一个大铝盆盛着汤面条,几个盘子装着几样腌菜。

吃完早餐,休息半个小时,师父带着我们到晒场上。一字排开,师父在前面两腿分开,屈膝半躬,两臂平行于地面,紧握拳。就像武术电影里的那样,第一步先扎马步。

我们跟着有模有样的学起来,虽然看起来简单,可是按照动作要领做起来,一会功夫,手臂和腿就有酸痛感了。

断断续续的扎了一个小时马步,就开始下一个训练了,来到一棵歪脖子槐树前。

外压的几根粗壮的树枝上,吊着几个沙袋。师父对着我们说,“一个一个的来,看谁先来,”几个大点的师兄弟和我都应声往前走了走。

师父说:“这个沙袋既可以踢腿也可以练拳,想练拳的,看我的拳头,五指紧握,大拇指压着食指和中指,两脚张开略宽于肩,右腿后移半步,身体重心落于两腿之间,右脚跟不着地。”

“先来一个左直拳,看我的左臂,迅速伸直,左肩前送,大家看我的拳头,伸直后拳心向内,出击的同时,身体的重心移向左脚,出拳的同时,腰、腿、胯都要发力,这个左直拳谁先练,好,就你了,长路。”

听到师父叫我,我赶紧应了一声。

师父看我打了一拳是那么回事,就到另外一个沙袋跟前教他们右直拳和鞭腿。

从软绵绵的一拳一腿,到打烂沙袋,绝对是受伤流血常有的。手上的老茧感觉不到痛了,握紧的拳头也打平了。

学得快和身体素质好的徒弟就带学得慢的徒弟。练武除了增强体魄,还锻炼人的胆量和应变能力。

强身健体基本上师兄弟们都达到了,可是像空心翻跟斗,前扑后倒,少林擒拿手等并不是都能出神入化。

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也到派出所办了身份证。村里的一些在外打工的人也准备出门了,父亲给乡邻说好了带我出门去打工。

我生活的这个小城市还没有通铁路,提着大箱小箱的行李坐着直达东莞的卧铺车。带我出去的是一对夫妻,男的我叫他勇哥。

南下的卧铺车在长江轮渡码头排了1个多小时的长队,终于在中午开上了轮渡。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大江滔滔,轮渡缓缓的移动,一股豪情涌上心头。

“你知道我还想着你,离别时说好的不哭泣。”

车上传来唱歌的声音,两个男青年上了车,前面唱歌的青年头发很长,手上拿着一个不锈钢碗,碗里放着几张钞票。

后面跟着个小平头,右手拿着一把匕首,左手也拿着个碗。边走边吆喝“大哥大姐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踊跃伸出你们的手来,给小弟们捧个场”。

刚才还各玩各的旅客们,赶紧掏着自己的口袋。有的人在睡觉的也被这两个小青年叫醒了。

我的一身侠义思想岂容天下有这样明抢的人,可是勇哥拉住了我的胳膊。小青年的刀也晃了晃,满脸杀气的蹬着我。

其实这两个卖艺的人也是很有职业道德,每个人都给钱就可以了,没有把别人的口袋搜光。收完钱就去下一辆车了。

中途到服务区吃了饭上了厕所,睡了一觉,就听到司机叫着到了下车了,这时候的天朦朦亮了。跟着勇哥后面下了车,这是一个村汽车站。

这个镇是历史书上大名鼎鼎的林则徐硝烟的地方虎门。拖着行李走了大概200多米,到了一个厂门口,牌子上写着虎门东风制衣厂。

厂门大开着,门口站着两个保安。“勇哥,我们就这样进去保安不管啊!”我问道。

“长路,我们这样进来他们不管,要是提着行李出去就要放行条”

勇哥带着我上了宿舍楼三楼,这里三楼和四楼是夫妻房。勇哥住在306房间,房间里已经来了几对夫妻,上下铺床用黑布帘子围的严严实实的。

上铺都用来放行李的,勇哥放好了我们的行李。说“长路,我们下去吃早餐吧!你嫂子先休息一会,等会我给她打包上来”。

厂门外,有几个推车摊,摆放了几张桌子,有酸辣粉,有小笼包,还有炒河粉和炒面。

“你想吃什么,”勇哥问道。我看了看,咽了下口水,好像已经感受到酸味了。

“就搞个酸辣粉吧!”

“好,那就两碗酸辣粉一笼小笼包”勇哥抬起头对着摊主说道。

我们找了桌子坐了下来。勇哥问我“你想做什么啊?”

我说“我想做保安。”

勇哥眉毛挑了一下说“你这么年轻,可以学点手艺,学做衣服虽然现在领学徒工资,但是学会了工资就高点,如果你不想学做衣服,也可以做付工,做保安实在是虚耗青春”。

我被勇哥这么一说,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像被打击了一样。

“勇哥,我觉得保安也是一种劳动”。

“憨儿子的,你去了车间你就知道了,车间里的小菇凉特别多。”

原来是这样啊!我都被说的不好意思了!

“听勇哥的安排吧!”我们吃完给嫂子打了个河粉上去了。

勇哥找人给我安排了个宿舍。宿舍在6楼,每天爬楼梯简直是锻炼身体。

宿舍很大,两边靠墙摆了3张上下铺床,一边空一个上铺放行李,总共住了10个人。

室友们都很热情,有一个年纪有点大的,说的很直接,来服装厂就是找老婆的。

第二天,跟着勇哥进了车间。一眼望去,一盏盏的日光灯下面,一排排的平车上,好多年轻小菇凉。

勇哥说考虑了下,让我做付工,说是带我出来挣钱,过年回家好交代。这么大个车间,分有12个组,我在11组。组长三十来岁,很有韵味。

她教我贴衬子,教我认正反面。贴好了用熨斗烫好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哎!这是贴好的吧!我拿去做了”我停了手上的活,抬起头来。一个小菇凉站在眼前,扎着马尾辫,鹅蛋脸,和我一样稚气未脱的脸。

我的心砰砰的跳着。“好好好”我连声回答着。小菇凉走开了,我的眼神也跟着走了。

小菇凉走到平车上坐下来,回头朝我笑了笑。我赶紧低下了头。我坐在付工台看过去,看到的是小姑凉的侧脸。

我这样看着她,仿佛感觉到她也在用余光看我。中午在食堂打完饭,跟勇哥坐在一起。勇哥问我“第一天上班还适应吧!”

我回道“感觉蛮好的”。

我话刚说完,对面坐下3个人,其中有小姑凉。这也是两口子,和勇哥认识。

“阿勇,带的个小伙子长的蛮帅耶”。我的脸瞬间像猪肝一样红。我感觉我平时像个大男人似的,怎么现在这么的不堪。

好想看看小菇凉的反应,却不敢抬起头。勇哥回道“他叫长路,第一次出来打工,还要你们以后多多关照,你们也带了一个漂亮的小菇凉出来了啊,在家里学过做衣服啊!”

对面瘦瘦的大哥说“嗯,她是我的表妹叫彩虹,在家里找师傅学了两年的”。

我听到她的名字彩虹,感觉人美名字也美。吃过午饭,午休了会就上班了。

莫名的想着快点到上班时间,是我很想上班吗?

可是我上班了不是急着低头做事。而是先用目光扫视全场,看她来了没有。

看着她做的工序,我会先把她需要的裁片和物料先整理出来。“长路,你过来一下”。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组长在叫我,组长正站在彩虹旁边。

我过去了,组长说“我来教你翻领,等会搬个凳子就坐在彩虹旁边翻,翻好了她好压线。”

照着组长的样子我翻好了一个,组长看着可以就走开了。“长路,你怎么想到来服装厂啊!”彩虹边做事边和我说话。

“我觉得服装厂很好啊!”我答道。

“我说的意思是,男孩子学手艺都是学修摩托车啊!还有就是修手机啊!”,彩虹又问道。

我回答道:“我学过武艺,我想当保镖,当保安也可以。”

彩虹抬起头冲我看了看,微微带着怒气的语气说:“男人要养家糊口,要学一门手艺,做保安谁都能做,就是浪费青春,做付工也还可以,其实你可以学做衣服,你看我哥他们两口子多好。”

我被她的责备说的心里难受了,难受的是怕她对我印象不好。

我说:“做衣服我怕学不会”。

听我这么一说,彩虹甜蜜的一笑说:“不用怕学不会,我可以教你!”

说完,她的脸竟然红了,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女孩红脸。就如同脸上抹的胭脂粉黛,像天上的仙女一般。多少年后,回忆这段稚嫩的场景,心中无限的美好。

我感觉眼前的人就是陪伴我一生的人。晚上下班了,厂里打热水的地方挤满了人。

真是难为了这些小菇凉,女生宿舍在5楼,男生懒得提水的人就用冷水洗澡。可这些小菇凉不行,小菇凉都要打热水洗澡,提着半桶水,提一楼歇一下再往上提。

我看到了彩虹刚打完水,叫她等我打了水一起上去。我提着两桶水上楼,让上下楼梯的人惊呆不已。

到了5楼过道,我放下桶给她。“长路,谢谢你!”就这样过了半年,我还是做着我的付工。

彩虹也认可了,最起码我和她是天天在一起。因为她表哥觉得她小,管着她。虽然我们彼此喜欢对方,也没有光明正大的做一些亲昵的动作。

唯一一次,是我偷偷的请她去看影碟,我们坐在包房的双人椅上,也只是紧紧坐在一起。

中午下班出了车间,门口围了一群人。是一个招聘启事,保安队一个保安被开除了。

这个保安在外面餐馆吃饭,碰到村长的儿子也来吃饭,发生冲突把村长的儿子打伤了。我一看,心动了。找到勇哥和他说,我要应聘保安。

勇哥看我坚决的态度,帮我去找保安队长说了。

我可能是这个厂里的奇葩,别的人都不像我这样想当保安的。

就这样我进了保安队,彩虹埋怨我,可也慢慢接受了。

保安的工作很简单,看好门看好人就可以了。有两个岗位轮换着,一个是厂大门口,一个是车间门口。

定期做消防器材巡检,开饭时间到食堂维持秩序。员工上班期间,保安基本没什么事,那就是我发呆的时候。年底到了,打工的人们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

有的人省吃俭用一年攒了近1万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劳动者的心都是知足的,资本家的心是一颗事业越做越大的心。

快要返乡了,厂里放假了。彩虹约我去买手机,说是要买诺基亚手机。

我和她到了虎门镇上中域电讯。进了店,一心奔着诺基亚,可是柱子上贴的都是波导手机的广告。

波导手机的展示台就在中央,被这台波导手机吸引了。我和她一人买了一台,1980元,几个月的工资,送了一块电池。

我选了个139的号码,她选了个134的号码。回到厂,她哥训了她一顿。说她要买手机也不要买这么贵的。

其实选这个手机,是因为这个手机是彩屏手机,是拍照手机,还可以发彩信。

今天的人们可能都不知道彩信是什么,彩信就是可以发照片的短信。

彩虹返乡回了家,我报名留厂守厂。过年的时候,彩虹给我发来了她的照片。我也给她回了短信“我喜欢你”。

东风制衣厂的老板是从只有十几个人的加工班子到今天几百人的大厂。老板不满足于接订单加工,他想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

于是老板注册了个汪汪狗的服装品牌,请著名女星萧亚轩代言。当时的老板意气风发,一颗创业的心还是受到了伤害。

两年后,市场不认可这个品牌,产品卖不出去,挤压在仓库,资金无法周转。最终还是只做服装加工厂了。

过完年,彩虹的表哥返厂了,可是彩虹没来。我正守在大门口,对着彩虹的表哥招呼道“平哥,彩虹呢?”

平哥答道“她不知道还来不来,可能晚点来。”

我的心顿时失落起来。下了班,我给她发了条信息“平哥都来了,你怎么还没来。”

她过了一会回过来一条信息“我不去东莞了,我可能会去石狮”。

石狮是哪里,我拿出通讯本,福建石狮区号0595。

“为什么”我回问她。

她马上回过来了“不为什么”。

我给她打电话,她拒绝了通话。平时我们都是互发短信,她年龄小,打电话怕父母知道。

可是多年后,她的父母却叹息她年龄大了也不知道找个婆家。

过了一个月,我在大门口值守,一个熟悉的身影。心中一股暖流,彩虹来了。

我激动的说:“彩虹我以为你不来了”。

彩虹望着我倔强的说:“你是不想我来啊!我又想来了!”。

我赶忙帮她接住行李箱,“你能来我很高兴!”。

我给另外一个保安招呼了下,帮彩虹把行李提到了宿舍楼5楼就下来了。

传统的思想让我对感情过于真诚。我不想去玩弄别人的感情,我付出了感情就会负责到底。

可是我觉得男人要有了事业才配给女人一个家。我的不冷不热,让彩虹很迷茫。

一个星期后,彩虹提着行李箱拿着放行条到了大门口。刚好我休息,彩虹的室友给我打电话。我赶紧到了大门口,彩虹刚出大门口。

既然已这样,我提着彩虹的行李箱把她送到了汽车站。

我们都是一个小城的,我心想,以后有缘再续。彩虹就这样走了,我的心却难过起来。

我为什么非要先立业后成家,明明是成家立业。

彩虹的电话号码也换了,我也不想留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了。我想我该去哪里呢?要不去石狮找她吧!

我也辞工了,跟勇哥道了个别。到汽车站买了福建石狮的车票。

我在石狮市转了一个星期,在市政府门前鹅卵石上走了几遍,冷静下来了。我还是回广东吧!不会再回东莞了,那就去深圳吧!

沿着福建到深圳的沿海高速,我来到了深圳沙井。出了沙井客运站,我在想我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上班。

路上,无意间看到一个沙汇职业介绍所。在职业介绍所,刚好有个派出所大量招联防队员。

我到了派出所,负责招聘的是部队转业到地方的警察。我填完登记表,招聘负责人姓王,问我:“你也是秦江人,嗯,可以”。

我本有意在派出所联防队,可王警官把我安排到警区联防队。警区联防队有80多人,三班倒,三个队长。定点不定时到街面和重要地点巡逻。

警长姓赖,赖警长是湖北警官学院毕业的。我们队长姓张,是社区副书记的老家亲戚。

张队长是个懂得办事的人,对上面的人会打点,给下面的人跟着得好处。过了两个月,警长对我很是欣赏,在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不惧歹徒,勇猛向前。

社会治安的维持,就像猫和老鼠的关系,猫的鱼吃多了,抓老鼠也就不认真了。

张队有意培养我,上夜班也不要我出去巡逻了。张队带着我们几个亲信队员去金麦大酒店KTV包房唱歌去了。

在一个大的包厢里,一个女部长过来了,朝着坐在中间的张队走过来。张队正拿着麦克风唱着张国荣的沉默是金。

“张队长大驾光临,招呼不周啊!我来给你们安排几个漂亮的妹妹”。

张队回答道“金姐,给我们一人来一箱啤酒,给你们桑拿部打好招呼,挑几个技术好的给我的兄弟们”。

金姐脸上职业般的笑容答道“好滴”。

转身出去带着6个胭脂口红,衣着暴露的女子进来了,金姐真的没骗人,都很漂亮。

张队先挑了个身材匀称,丰满而不肥,相貌似钟楚红的女子。

其他队友都挑了自己钟意的了,也都劝我放开点。剩下一个苗条身材,穿着吊带裙,模样清纯的女子主动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张队长的一首歌唱完了,也没有接着唱,音响里传来的是刘德华的原音。大家都把啤酒开了在茶几上摆满了,这些女子喝酒像喝水,眉头都没皱一下。

队友喝了几杯兴致也上来了,有搂着旁边女孩把手伸进胸罩里的,有让女孩坐在大腿上手从裙子里伸进去的。我旁边的队友直接抓起我的手放在陪我的女孩胸上,还笑我胆小。

我说我没有胆小,你看我的手放在胸上我不收回来。我还和这个女孩聊了几句,这个女孩艺名小花,才上班一个月。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以前交过男朋友。

小花说“你要不要话梅放在酒杯里,你这样干喝容易醉”。

“好,给我放个话梅”我答道。

茶几上的酒瓶还很多,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气氛,传统项目玩筛子上场了。酒成了赌的筹码,小花也教会了我比大小。

旁边的队友看我们很亲密的合作,问小花“你可以带出去吗?多少钱,我兄弟看上你了”。

小花答道“红牌可以带走,蓝牌不能带走,带出去要300块”。

“那你是什么牌?”

“今天点我的话,我也可以出去,我是蓝牌,还没被带走过”。

小花说完,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忙说不用不用。

喝了那么多的酒,只觉得天旋地转,喉咙一股涌。赶紧跑到卫生间敲门,卫生间出来一对男女,感觉还意犹未尽的,我吐了后感觉好多了。

酒喝完了,张队长带着我们到了桑拿部。服务生指引着我们冲完了凉,换了桑拿服。

我们各自进了房间,我直接倒在床上闭眼休息了会。迷迷糊糊中,听到异口同声的一句“老板,晚上好!”。

我赶紧坐了起来,这些小姐就开始都自我介绍起来,那声音听的心里发酥。也没听清谁的介绍,指了第一个就说“好,就你!”。

其他人像进宫选秀落败的妃子都愤愤的出去了。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都不知道怎么弄就问“是躺着还是趴着”。

“都可以,要不趴着先给你做背”。我就趴着了闭上眼睛,衣服也没脱。她上来先脱了我的短裤,又解了我的上衣,让我赤裸裸的展现在她面前。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她也是赤裸裸的。她开口说话了“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满意我吗?”。

我微微的说,“没有,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啊!你还是处男,照规矩还要给你包个红包”。

“不用不用!你是哪里的啊?”,我问道。她上来就趴在我身上,肉与肉的碰撞让我瞬间膨胀了。

“我是重庆的,你呢?”她问道。“我是湖北的,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

我问道。“我以前在厂里打工,在中山”她回道。“那怎么做这个”我又问道。“在厂里打工的时候,天天跟着他们出去玩,就出来了”,她回道。

她在我背上的漫游让我不自在,她看出来了,说“你这样很难受,要不先让你射出来”。

说着她躺下了,曲着膝张开双腿说“上来吧!”。我翻身起来趴在她身上,她的右手伸到我的下面,指引着我的热血沸腾进入到暖泉。

我来回抽动了几十下,很是笨拙的动作。她扶住了我的屁股,柔声的说“让我来吧!你躺着”。

她骑坐在我身上,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终于顶不住了,如皮球泄了气。

她给我用纸巾擦干净,又用酒精喷了喷。从脚趾头一直亲吻到我的耳旁,就这样,泄了三次。

她告诉我公司定的规矩是出两次水,不要告诉别人出了三次水。我的第一次,我的处男身就这样没了。

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是重庆的,等我下次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做这一行的,都是在各个场子互相流动的,确保新茶叶不断。

这些游走在灰色边缘的娱乐场所,对我们都是免费招待的,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六个月后,警长跟我说,晚上到聚宾楼去吃饭。我受宠若惊的答应了。警长开着车带着我和张队到了聚宾楼包间,张队示意我做好服务工作,一会包间的门又打开了,是招聘我的王警官。

我赶紧站起来打了招呼,王警官挥手叫我坐下。

一场饭吃下来,我成了领导的办事员。

王警长亲自带着我拜会各个酒店,洗浴中心,麻将馆,地下马庄。由我负责每月收取信息费,收费的日子都是错开的,基本上三天一收。

我收好钱交给王警长,王警长再提点返还部分给我。一天,我到小卖部收马钱,顺便买条中华送给张队。

张队过了一天问我,“你在哪买的烟,怎么都是假的”。

我一听很气愤,暗骂小店老板。于是我给张队出个主意,找个新队员去买烟,当场拆开验真假。

如果是假的,对讲机叫几个队员过去,把老板带到警区来。果然,把小店老板关起来后,老板的老婆慌了,毕竟是卖假烟理亏。

老板的老婆找到我,希望我帮忙把老板放了。我说这个事不好搞,警区准备把小店老板移交到派出所,要调查假烟的来源。

老板娘急了说愿意花一万元块保老板出来。我半为难的答应了,给警长和张队一人分了五千块。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王警长劝我换一份工作,两年时间我也捞了100万,也算可以了。

我回了家,没告诉父母我有多少钱。办好了港澳通行证,给父母留了点钱,我买了武汉到深圳的飞机票。

到了深圳后,从深圳蛇口港坐船到珠海九洲港。珠海是座美丽的城市,我决定从澳门返回后,就留在珠海。

在葡京赌场里,我的运气特别好,竟然赢了十万块,见好就收。回到珠海,感受了珠海的旅游特色海岛游。

珠海唐家湾,和香港隔海相望。我在唐家湾水怡湾绊花50万买了套房子,接下来我想我该找个什么样的工作。

深圳联防队的经历,让我不想去KTV和夜总会做保安。有一次,深圳富丽酒店KTV因为陪酒小姐受不了客人的咸猪手。发生冲突后,陪酒小姐的嘴巴被打出血。

陪酒小姐的男朋友乘客人离开时,找了两个兄弟把客人打了一顿。谁知客人叫了一车人来,酒店保安上前维持秩序,反被打了一顿。

思虑后我应聘上了北师大珠海校区的保安。

在北师大当保安一年后,我认识了一个女学生,女学生叫丹。丹的家庭条件不好,我资助丹上完了四年大学。

原以为丹会是我一生的伴侣。暑假的时候,我带着丹到北京去爬长城,去天安门看升国旗。在海怡湾绊的房子里我们缠绵着,在丹的老家益阳桥北公园的石凳上我们倚靠着。

丹的毕业,我也有25岁了,也算可以成家了。

可是丹说我们不合适,就离去了。

我卖了海怡湾绊的房子还赚了点钱,经朋友介绍到惠州电子厂做保安。

工厂里基本上只招女工,这些女孩子虽然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了电子厂,但是劳动者最光荣。

男多女少的环境,我又找了个女朋友。谈了一年恋爱后,我们回老家举行婚礼。

老婆是湖北十堰的,虽然是生活在大山里的,但是老婆贤惠善良,不贪图非分之财。

我的保安经历让我接触了这个社会方方面面的人,看透了人性的本质。

环境改变大多数人,但仍有一部分人在坚守。回到老家的我,开办了一间制衣厂。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天天在家躺在床上为国家做贡献。闲下来的时光,就随便记录了我的青春记忆。

编辑推荐
  • 相关内容